第三百一十九章 有一位大帅哥?

作者:简逸夏初小说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我在异界当神壕异世之万界召唤系统闪婚盛欢诡秘之主伏天氏元尊牧神记大道朝天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闪婚盛欢最新章节!

    第三百一十九章 有一位大帅哥?

    听了这话,女佣偷偷瞄了一眼房间里面,随即就有些蒙圈,愣愣地反问,“少……少奶奶不在房间吗?她一直没……没出过房门啊……”

    顿时,简逸心里一种不好的感觉油然而生,俊逸的脸,不忍布上阴霾。

    “去夫人那边,看看少奶奶在不在。”

    没有多想,他果断地朝女佣女佣冷声吩咐。

    “是。”

    待女佣应允一声离去,简逸也就迈起稍重沉稳的步伐,慢慢地往里走去。

    他细细打量周围,越往里面,内心的不安越发强烈。

    他对泽泽的婴儿房,也算熟悉,里面明显少了一些玩具和衣物,就连挂在婴儿床上的那个玉佩,都已经不知所踪。

    那是爷爷送给泽泽的,一直就挂在床上,从未取下过。

    突然地,走到一半,他停下了脚步。

    薄唇抿得越发紧密,眸子深邃,散发着无尽的冰冷,似是幽潭,让人深陷其中便会无法自拔。

    他妖孽的桃花眼,最后还是定格在了,安置在婴儿床的一个信封上,不用想,肯定是夏初留给他的。

    他向来不是什么拖泥带水的人,立即就大步走过去,三两下就伸出修长的手,拿起信封,并毫不犹豫地拆开了。

    娟娟字体,立即走入他的视线,很是简短,却让他的眸子闪过一丝光亮。

    “逸,我和泽泽,会一直等你,等你来接我们的那天。”

    他清楚地感觉到,里面包含着夏初满满的信任、无奈、期待。

    他知道,她并不想离开他。

    想到这里,简逸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浅笑,定定地盯着纸上的字,心里默念,“夏夏,等我。”

    这时,女佣也就急匆匆地跑了进来,并上气不接下气地慌忙大声嚷嚷,“少……少爷!!少奶奶和……小少爷不在……夫人那里!!”

    这个结果,简逸早就预料到了,直接无视女佣的着急,只是淡淡地吩咐,“嗯,退下吧。”

    啊?

    当即,女佣顾不上呼吸的急促,不解地望着简逸。

    她本来看到少爷的脸色,以为是少奶奶出什么事了,就跑去夫人那里又飞奔回来,不敢怠慢,可是现在少爷这个不紧不慢的表情和淡定的口吻,是什么情况?

    心里虽有疑问,她也不敢多问,点头哈腰地应允后,便退下了。

    女佣离开后不久,简逸从口袋掏出手机,手指熟练在上面轻划两下,便放到耳边,想必是在打电话。

    果然,不久,电话那头便被接通,他深沉而富有磁性的男声,也随之发出,“我让你调查的事,怎么样了?”

    紧接着,到他静静聆听那头的人说话,不过一会儿,他又用低沉的鼻音,发出一声“嗯”,便把电话挂了。

    外面的雨滴,点点打在万物上,发出不同的清脆声响,有重有轻,有尖有细,只要认真地聆听,便会发现,这也是一首好听的曲子。

    静谥的房间里,这些点点滴滴的声响,显得尤为突出。

    一男人笔挺地屹立在那,全身尽是无法阻挡和忽略的强大气场,俊逸的脸庞上,那双美到极致的桃花眼,总让人心动和向往。

    只可惜,那双眼睛里的风景,只属于夏初,属于夏初的一切,照射的也都是夏初的笑容。

    修长的手指间,夹着一张洁白光滑的纸,那是夏初的,毫无疑惑,也出现在了简逸的眼中。

    半响,他那双轻抿的薄唇,终是微张,发出轻轻的几字,若有若无,悠扬婉转,“夏夏,很快,等我。”

    两个月后。

    骄阳似火的盛夏,毫无防备的来临,这个季节,是她最爱的季节,也是她最想要追忆的季节。

    她生于这个季节,识他于这个季节,重逢他于这个季节,和他结婚也是在这个季节。

    自那日离开,她的身边便没有出现过,关于他的任何的消息,有的只是周围淳朴老实的农民。

    这是临市的一个小村庄,房屋整齐统一,被农田所包围着,风景和B市是大不相同。

    在这里的生活,也算是简单安逸,每天她都是在照看泽泽,或者去外面看看风景,家里的劳务,大多被夏母承包。

    当然,也不是很忙,夏母也每天都会去和妇女们闲聊一番,看起来实在是怡然自乐。

    这样的生活虽好,可是却时常让夏初感觉到孤独和失落。

    曾经无时无刻徘徊在她身边,充斥着她的脑袋,填补她的心的人,如今却仿佛消失在她世界里,让她怎么能够释然?

    有时候,当她得知一件新鲜事时,或者做着什么时,她会幻想,等到时她一定要告诉他,并且和他一起体验。

    她知道,他一定会来找她。

    这天,夏初正在小屋门前晾着衣服,在夕阳下,反射着她忙碌的身影。

    被她随意挽起的松松散散的低马尾,一身白色宽松休闲装,显得好不惬意。

    “刚刚那男人长得真是帅咧,应该是城里人,俺真想嫁给他。”

    “得了吧你,就你这幅人模鬼样的,人家可瞧不上你,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你给俺闭嘴,俺怎么是癞蛤蟆了?”

    “你怎么不是癞蛤蟆了?看看别人,一身好看的西装,再看看你,穿得都是什么跟什么?”

    就在这时,两个扎着麻花辫子的农村姑娘经过,她们的声音,实在是很大,让聚精会神的夏初,依旧是把她们的话听得一清二楚。

    夏初越听,手上的动作不知不觉地减缓了速度。

    帅哥…………

    城里人…………

    好看的西装…………

    难道是他?!

    夏初来这里不长不久,可从来就没有见过什么外来人,现在听到什么大帅哥,本能第一反应,就是简逸。

    大概是,她太过于希望,他来到这里了吧。

    没有多想,她立即就丢下手头的工作,飞快奔到两个姑娘面前,急迫地盯着她们问,“你们说,有一位大帅哥?他长什么样?”

    两个姑娘的争吵,也被夏初给打断,正用好奇和不解的目光,盯着眼前水一般的女子。

    待她们回过神来,一姑娘得意洋洋地回答,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抬起下巴,惬意地说,“那男的长得可帅哩,高鼻子,薄嘴唇,大眼睛,还特别高,简直就是人间精品……”

    “那他现在在哪?”

    越听,夏初心里的感觉越发强烈,已是认定,她们口中的男子,就是简逸。

    不等姑娘说完,她激动地拽了拽姑娘的衣襟,激动地问。

    很明显,两人都被夏初的反应弄得迷迷糊糊的,相视一眼后,指着她们刚刚走来的方向,答道,“我们刚刚是在那边的小路见到他的,不知道走了没有。”

    “好,谢谢。”

    尽管夏初万分急迫,但出于礼貌,还是快速地道了声谢,而后,她立即又飞快往姑娘所说的方向跑去。

    脚下的小路,坑坑洼洼,凹凸不平,有着许许多多的阻力。可是夏初并没有因此而减缓速度,黑眸中闪烁着焦急的光芒,四处照耀,寻找着熟悉而又想念的身影。

    她忘我地跑着,仿佛此时此刻,一切都已不重要,因为一颗想要见他的心,过于强大。

    跑着跑着,终于,在她刚过一个拐弯时,看到了不远处的挺拔身躯,正一步一步朝她这边走来。

    她一眼便认出了,那正是简逸,令她想疯了,爱惨了的男人。

    她立即止不住地露出一个傻笑,更是加快地朝他奔去。

    然而,出师不利的事情发生了。

    许是这一地带的石头格外的多,夏初刚没跑两步,一个不留神,就被绊倒了,膝盖和手掌,是着着实实地摁在了凸起的石头上,让她发出一声吃痛,“诶哟!!”

    简逸见状,连忙加快了脚下的步伐,走到那苦不堪言的夏初的身边。

    第一反应,便是小心翼翼地扶起夏初,摊开她受伤的手掌,发现已是被磕得淤青。

    男子不忍微微蹙眉,低沉声线发出,责备也传入夏初的耳中,“能不能小心点?都受伤了。”

    这久违的男声,实在是真真切切地触动了夏初的心弦,她下意识地抿了抿樱唇,双眼含着若隐若现的泪珠,默默不语地朝他摇了摇头。

    男人无奈地瞥了她一眼,视线又转回她的手上,他又俯下脸去,来到离手掌心近在咫尺的地方停住,轻轻地呼出热气,吹拂在夏初的肌肤上。

    下一秒,夏初便感觉到那轻轻的触感,很是舒服,一瞬间,她都觉得,伤口已经不痛了!!

    夏初盯着男人额前的碎发,露出会心的一笑,此时此刻,她想要拥住他的心,十分强烈,恐怕是什么也阻挡不了。

    这么想后,夏初把自己的手,从他手中挣脱开来,不等男人反应,又将自己的身子靠了过去,搂住男人的脖子,下巴安逸地抵在他的肩膀上。

    男人的身子一顿,待他反应过来,也毫不示弱,回抱着女子。

    久别的想念,实在是让人煎熬,恐怕现在,他们都只想在对方身上,寻求无尽的安慰。

    过了半响,夏初的情绪,似乎缓了半分,才想起曾经打算过的兴师问罪。

    而后,她立即撅了撅嘴,拖着嗲声傲娇地问,“你怎么现在才来啊?!知不知道我等你等得花都快谢了?!”

    她等了一会儿,男人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拥着她的力度,更加大了。

    “说话呀!!”

    夏初不满就这样被无视,不忍轻捶了捶男人的后背,再问。

    “嘘…………”

    “别说话…………”

    “让我抱抱…………”

    简逸用将近沙哑的声音,轻轻说了两句,那魅惑的声线,像是带有不一样的魔力一般,让吵闹的夏初,不由自主地安静下来。

    简逸见怀里的女人安分了,他又抓住夏初的肩膀,温柔地把她从他怀里抽出。

    深邃的眼眸中,毫不犹豫的爱意和宠溺,直直地望着夏初。

    而夏初,很聪明地接收到了信号,好整以暇地闪烁着大笑眼,笑吟吟地盯着男人。

    看到那久违的心动笑容,早就饥渴死的简逸,再也忍不住内心的躁动,重新一把扯过夏初,吻上她的唇,肆意地蹂躏着。

    阳光正好,天气正好,时候正好,季节正好,多年后的他们,依旧会记得,那一次又一次在盛夏中的悸动。

    “我就知道,你会来找我。”

    “当然,除了我,还会有谁。”

    爱而无果,那都不是最可怕的。

    真正的爱,哪怕万丈深渊,哪怕粉身碎骨,也愿意用尽全力去爱,不为别的,只为在那不断逝去的年华中,留下深深的一笔。

    最美好的一切,带给我最爱的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