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六章 这些都不重要

作者:简逸夏初小说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我在异界当神壕异世之万界召唤系统闪婚盛欢诡秘之主伏天氏元尊牧神记大道朝天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闪婚盛欢最新章节!

    第三百一十六章 这些都不重要

    况且,她妈妈门当户对的思想,还是挺严重的,万一知道后,觉得自家配不上简家,那就多添加了不必要的麻烦。

    当然,妈妈迟早会知道的,可能是从网上知道,可能是从简母那里知道,也可能是从家里的佣人知道。

    不过那时候,估计她在简家习惯了,意识到简家的财大气粗,也就不会那么惊讶了。

    想到这里,夏初释然一笑,悠哉悠哉地上前解释,“哦~妈,原来你说这个啊?这些其实都不重要,简逸真的…………”

    “你给我闭嘴!!!”

    夏初还未说完,便被一道凌厉的呵斥声打断,使得她硬生生地把到嘴的话,都咽下去了,并一脸错愕不明地望着夏母。

    要知道,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夏母都是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对她吼的,一时让她委屈不已。

    “妈……”

    小女人委屈地嘟了嘟唇,弱弱地唤了一声,样子看起来,煞是可怜。

    夏母到底是宠女儿的,在看到这幅表情后,那本决绝的眼眸,不由自主地漫上一层心疼。

    但,那也只是稍纵即逝的,很快,她便恢复了冰冷,深呼吸一口,缓缓开口命令,“你和简逸,离婚吧。”

    “什么?”

    对于夏母的这一句话,夏初是怀疑和不明的,甚至她都觉得,自己是听力出了问题听错了。

    妈妈让她离婚?怎么可能?

    先不说她对简逸没什么不满,而且从小,妈妈就教导她,要对婚姻从一而终,不能轻易离婚,如若有一天她嫁人了,她也会不再管她,让她以自己的方式经营自己的婚姻。

    如今,这是什么情况?

    妈妈竟然无缘无故地就让她和简逸离婚?

    不对不对不对,肯定是她听错了,听错了听错了。

    对,夏初,你应该去医院检查检查你的耳朵了,不然你没被聋死,就被自己给吓死了。

    这么想后,夏初才勉强露出一个浅笑,有些紧张地问,“呵呵……妈,你……你刚刚说什么了啊?我听不太清……清楚……”

    夏母又怎会看不出女儿的心思和感情,可她就是过不去心里的那一道坎啊。

    这么多年后醒来,她看到一切都已变得明亮,便以为,过去的黑暗不复存在。

    然而今天,就在今天,当她听到这个消息时,感觉自己的世界瞬间倒塌,无一幸存,往事一幕幕,全都重新浮现在脑海中。

    她现在唯一的念头便是,她的女儿,怎么可以跟简家的人在一起呢?

    起初她听到简这个姓时,认为只是巧合,毕竟这世界姓简的家多了去了,况且见这家人面目和善,对夏夏也都照顾有加,所以她根本就不会联想到“那件事”中。

    只是没想到,世界偏偏就是这么小,让人不得不相信这个事实。

    但现在既然已经确定,那么她就不能袖手旁观。

    任凭夏初觉得她狠心也好,她一定不能让自己的女儿,呆在这个充满血腥味的家庭里。

    她淡淡地扫了一眼,夏初那满脸期待的表情,双唇也是遏制不住地轻颤起来。

    半响,她还是狠心地说出了,那句让夏初彷徨和害怕的话,“我说,你和简逸离婚吧。”

    说完,她又喃喃地再次肯定,“对,必须离。”

    夏母眼神中,那肯定与毋庸置疑,让夏初感觉自己的喉咙,像是有什么东西卡在那里了一般,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很是沉重。

    她也只能,用那渐渐漫上一层湿润的双眼,紧紧地盯着夏母,以此来表达自己的不愿。

    其实,她更想问的,是一句简单的“为什么”,只是奈何,她无力抬起那沉重的双唇。

    夏母自然是知道夏初的疑惑,但她似乎没有要对夏初坦白的意思,她也不想继续呆在这里,面对残忍的事实和夏初痛苦的表情,于是决绝地留下一句“三天,三天后我们就离开”后,便快步离去了。

    夏初没有强留,木然顿在那里一动不动,随着时间的流逝,她是变得更加的慌张和手足无措。

    离开?

    她为什么要离开?

    她真的要离开吗?

    许许多多的问题,从夏初的脑海里飞速闪过,然而答案只有一个,那便是“不知道”。

    她不想离开,这个她很肯定,也很确定。

    如果是别人,不论是谁,让她离开的话,她肯定是都坚定地sayno,可是现在,向她提出这个要求的,不是别人,而是她的妈妈啊。

    这样,还怎么让她淡然地去面对和拒绝?

    “泽泽,你说妈妈该怎么办?”

    想着想着,夏初的视线飘到泽泽身上,望着那张神似简逸的小脸,正显示着无尽的安逸,她不忍无力地发出轻轻的嗓音。

    最后,夏初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回到房间的,只知道她回去的时候,简逸不在。

    恰好,这也就应了她的心意,毕竟以她现在这幅情况出现在他眼前,以那个男人的洞察力,他肯定能看出什么。

    但她,不想让他知道。

    她想,她也该为他承受些什么了。

    就这样,夏初暗暗下定了决定,然后带着一身的疲惫洗了个热水澡,上床睡觉。

    当夜渐渐变深,月亮的光芒越发朦胧,那便代表,此时已经是深夜矣。

    简逸回到房间,首先看到的一幕,便是小女人那安静的睡眼,一下子,那本冷峻的眸子,瞬间就被柔情所覆盖。

    虽说简逸是高深莫测,神圣不可侵犯,可是他所表达的爱意,却是比任何人要强烈和明显。

    他轻轻走过去,替女子理了理有点不整的被子后,也就转身往浴室走去,洗了个热水澡出来,迫不及待地上床拥着夏初入眠。

    不得不说,今天实在是累,早上拍婚纱照,晚上开晚宴,不仅是夏初,简逸也是刚躺下没多久,便睡着了。

    接下来的几天,夏初都在为一件事情所烦恼,并且煞费苦心地忙活着。

    那便是,知晓妈妈为什么突然要她离开,同时,也要打消妈妈让她离开简家的念头。

    她知道,妈妈这个人有时候固执起来,十头牛拉她都拉不动,所以她就这样直接拒绝的话,不仅没啥用处,可能还会让妈妈更偏激,到无可挽留的地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