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六章 不该爱的人

作者:简逸夏初小说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我在异界当神壕异世之万界召唤系统闪婚盛欢诡秘之主伏天氏元尊牧神记大道朝天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闪婚盛欢最新章节!

    第两百五十六章 不该爱的人

    他和陈深,也是相识多年的好兄弟,就连他在国外的几年,也一直有和陈深联系。

    所以,陈深是什么样的人,他了解。

    看起来嚣张跋扈,目中无人,实则心里柔软似水,深情专一。

    很久很久以前,他就在想,以后陈深会爱上怎样的女孩子。

    只是没想到,陈深的专情,用在了夏初身上,一个永远也不可能和他在一起的人。

    似乎,他亦是如此。

    夏初的眼珠子滑稽地左转右转,我去,这尴尬的气氛是怎么回事?

    “啊哈哈,总之,祝你一路顺风。”

    她干笑两声,轻拍了拍陈深的肩膀,就像是男人和男人打交道的动作,说话的语气也是很爽快。

    陈深虽然不喜欢,可他还能说些什么,只能淡淡“嗯”一声。

    “来来来,开音乐,唱歌唱歌。”

    “好嘞。”

    忽地,有人吆喝了一声,气氛顿时就被渲染得刺激起来,下一秒,哄闹的音乐便放了出来。

    “嘿!”

    “吼!”

    “啊!”

    “呜!”

    接下来,似乎除了夏初以外,所有人都玩嗨了,尖叫声不断在房间里重复播放。

    而夏初,只是在一旁静静地坐着,喝喝果汁,吃吃零食,时不时拿手机出来看看时间,看看有没有未接电话。

    聚会结束时,已经是到了晚上七点。

    一大堆人,从窄小的房门里,一哄而出。

    “走!继续!下一站去酒吧!”

    “这个提议不错,谁来?!”

    “我!!”

    “我!!”

    “我!!”

    “怎么样?陈深,继续?”

    众人似乎未尽兴,谋划着接下来去哪里,也不忘陈深才是今晚的主角,征求着他的意见。

    陈深犹豫了一下,目光转向夏初,“你去吗?”

    什么?还来?!

    今天一天呆在房间里,听着那鬼哭狼嚎的音乐,她耳朵都快要聋了,再去酒吧的话,她就要发疯了。

    “呵呵,我……就不去了吧,我先回家,你们继续去玩吧哈。”

    她摇摇手,客气地拒绝。

    “嗯,那好。”

    陈深思量了一番过后,轻声回答。

    夏初听了这话,顿时就松一口气,幸亏幸亏,幸亏没人拉她。

    “你们先去吧,我送她回家。”

    就在夏初侥幸之时,陈深不动声色地朝一干人吩咐,说完,抓过夏初的手腕,在众人的注视下,快步离去。

    夏初也不拒绝,本来她还想求安安他们送的呢,既然陈深都愿意了,她就乘了这个君子之美啦。

    一上车,陈深系好安全带,立刻就问,“家在哪?”

    夏初想了想,“嗯……在……简景区那边。”

    听到后,陈深的眉毛突地跳了一跳,而后他还是硬生生地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轻“嗯”一声过后,发动车子。

    呵呵,简景区,B市的人,谁不知道那是简家的地方,没想到夏初竟然住在那里?

    那是不是代表他们……

    陈深不敢再往深的地方想下去,目光死死盯着前头,全身散发出止不住的些许悲伤。

    夏初感觉到陈深的不妥后,望着男人俊逸的侧脸,干眨了两下大眼。

    今天这是怎么了?

    陈深是哪根线没搭对吗?神经兮兮的。

    没有找她茬就已经够奇怪的了,还总是不知道用眼神看她,情绪看起来也不太对。

    和陈深相处,夏初还是喜欢打打闹闹的那种,见气氛又尴尬下去,她不忍极力地缓和。

    “你明天就出国了,到时候在国外混好了,要记得提携提携我哦。”

    “…………”

    “啊哈哈……如果你回国的话,一定要告诉我哦,我在机场摆满大红花接你。”

    “…………”

    “干嘛不说话?怪吓人的,还是……你想让我在你出国之前,报你的救命之恩?”

    “…………”

    “陈深?陈浅?大魔王?你倒是说话啊?”

    “…………”

    不论夏初怎么闹,陈深就是不说话,如果不是那握着方向盘的手时而动动的话,说他像一座雕塑也不为过。

    最后,夏初也懒得理这个不正常的男人了,给了他一个怨恨的眼神之后,便气呼呼地望向窗外。

    夏日的晚上,凉风习习,外面人车往来,经历过数不清的擦肩而过,月亮发出的朦胧光亮,直直照耀而下,一副风景画油然而生。

    回到家中,已经是过了一个小时,大概是八点钟左右。

    车子,静静地停在门前。

    夏初解开安全带,却顿在座位上,坐立不安。

    要……告别一下吗?夏初犹豫着。

    一时之间,她是坐着也不是,下车也不是,只能为难地盯着陈深看,等待男人的开口。

    周围一片寂寥,让车内的氛围更是跌到了南极,十分冰冷。

    经过几分钟,夏初实在是受不了了,她推了推男人的肩膀,盛气凌人地指责,“好你个陈浅,到底是要干嘛?我告诉你啊,耍脾气别耍在我身上,不然本小姐要……”

    就在夏初撒泼之时,陈深一拉她无处安放的手,把她塞到自己的怀中。

    夏初的尖锐的声音,也暂停了。

    “陈深……”怀中的女子一愣,轻轻推了推。

    男人反而抱得更近,脸靠在夏初的耳边,发出低沉好听的声音,“别动……只是一个友谊式的拥抱。”

    夏初向来豁达开朗,在感情方面也比较迟钝,陈深这么说,她也就相信了。

    她下巴抵在男人的肩膀,水汪汪的双眼透过陈深身后的玻璃窗望出去,月光打在她的脸上,看起来好不动人。

    看着那一抹轮月,夏初抿嘴一笑,轻轻说,“陈浅,再见。”

    她的双唇,离陈深的左耳好近,那如银铃般的声音,如动听的歌声一般,穿过耳膜,直达陈深的心坎。

    情话,应该说给左耳听。

    “我会是你永远的陈浅。”

    我会是你,永远的陈浅。

    这是和陈深分别时,他留给她的最后一句话,夏初只是单纯地认为,那个绰号只能她喊,给她这么一个特权而已。

    而其中的含义,陈深是最清楚的。

    短暂的拥抱过后,从夏初踏出车门的那一刻开始,等待他们的,是长长的离别。

    下车过后,夏初只是简单地挥一挥手,便走入了家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