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章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作者:简逸夏初小说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我在异界当神壕异世之万界召唤系统闪婚盛欢诡秘之主伏天氏元尊牧神记大道朝天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闪婚盛欢最新章节!

    第两百二十章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想到这,夏初不禁冷笑一声,这段时间,她是真的以为自己已经从深渊回到天堂,正在无限地侥幸着,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会重新跌落。

    真是可笑……

    上天因他,下地也是因他。

    简逸啊简逸,我的生活里,我的世界里,我的心里,什么时候才能够没有你的存在?

    她不想,不想永远都活在各种各样的情绪里,因为他的一个眼神欢天喜地,因为他的一个举动又愁眉苦脸。

    难道,她渴望的那份简单,永远不能来到她的身边?

    就在夏初沉浸在伤感之时,男人突然轻发出一声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似乎是在隐忍着情绪,“你为什么这么做?”

    这一句,虽把夏初从思绪中拉回,可是也让她陷入了无尽的自嘲和无语之中。

    “你为什么这么做?”

    这句话,不应该是她问他么?真是可笑。

    恨她的是他,玩弄她的是他,骗她的是他,折磨她的是他,威胁她的也是他。

    女子的脸上一抹苍白不上,她冰冷地别过脸,淡淡地回答男人,“不知道。”

    语一出,男人的身上顿时增添了几分的戾气,拳头紧握,青根是若隐若现。

    好啊夏初,他找了她一天一夜,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事情的原因,没想到如今好不容易找到她,换来的却是一句简单的“不知道”!!

    当他看到那报纸上和网络上满天飞的图片时,天知道他是有多么的嫉妒和心痛。

    他极力地隐忍着,不停地安慰自己,这……只是误会,可能是有什么他不知道的原由,他不应该为此责怪她。

    可是如今,她的反应不正是在告诉他,他的否定是错误的,新闻上的一切,都是事实。

    他重重地闭上了那本风情万种如今却阴霾遍布的桃花眼,深呼吸一口,似乎是在缓解着心里的抽痛。

    等到他再睁开时,再无一丝温度,宛若冰霜的眸子对上夏初,一步一步往她走去。

    夏初心里是紧张的,心念念让简逸脚步慢点,时间就在这里停止就好,可是事与愿违,她越是这样想,简逸的脚步就越快。

    没跨几步,简逸便已来到了夏初身前,近在咫尺,距离不足一步,他的西装是若有若无地摩擦着夏初的衣物,惹得她的身子总是不由自主地跟着轻颤。

    尽管如此,夏初依旧是面无表情,为了给自己鼓舞士气,还微微把下巴扬起,露出倔强的小脸。

    时隔多日,夏初这样的神情再次展现,不忍把简逸那时的心也带了出来,还是那般的痛恨这幅嘴脸。

    他血红了双眼,猛地一抓夏初的手臂,把她往上拽,誓是要把女子拧起来一般。

    夏初是着实被男人这恐怖的模样吓了一跳,还未惊骇够,手上那强烈的痛楚便传来。

    她小脸抽搐了几下,嘴形微变想要发出吃痛的声音,最后,还是硬生生地被她逼下。

    “夏初,你到底想要怎么样?你tm到底想要怎么样?你说,你说啊!!”

    看到女子疼痛的模样,简逸反而是更加肆意,他手上的力度越发加大,接而不停地摇晃她的身子,用少有的尖锐声朝夏初吼道。

    而此时,夏初是完全沉浸在疼痛中,昨晚被门夹的手痛,刚刚摔的膝盖痛,现在被掐的手臂痛,还有,那被他伤过的心痛。

    这些的种种,无一不体现出,夏初如今已是遍体鳞伤,不论是身还是心,都在饱受折磨。

    这样的她,又怎有心回答简逸这么一个深刻的问题???

    他的问题问出许久,还是宁静的一片,简逸虽然停止摇晃她,可是紧抓她肩膀的手,还是没有一丝松懈的意思。

    这样的对峙,夏初终是缓了过来,她的鼻子酸酸,眼睛也在不停地紧缩着,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她会在什么时候落下那晶莹剔透的眼泪。

    不想让他看到的话,只能是快点离开,能够早一秒都是好的。

    想到这里,夏初咬着那苍白削薄的下唇,抬起头来装作无所事事的样子,冲简逸莞尔一笑。

    这个美到刺眼的笑容,在简逸看来是轻易无比的,而对于夏初来说,则是动用了全身的细胞,艰难无比。

    一笑过后,紧接着迎来的便是那响朗中透着些沙哑的女声,打破了这幅沉默许久的冰冷氛围,“我能怎么样?我会发生什么事,不都是简少您一句话的事情,为什么问我呢?”

    他的一句话,让她从子公司来到总部。

    他的一句话,让她参加了比赛,还过了初赛。

    他的一句话,让她耻辱到底的抄袭事件被封锁,得以保持名声。

    他的一句话,让她加入了项目小组,进行设计。

    他的一句话,让她的作品成为最终的胜利品,把方蕙狠狠地踩在地上。

    这样看来,她在他身上捞到的好处确实是不少啊。

    只是,她怎么有一种自己的生活完完全全被他主宰的感觉?

    那敢问,她现在的身份,是他口中说的微不足道的情人,还是那仪式性的老婆,亦或者是最不可能的一种,许下山盟海誓的爱人??

    这边,夏初把心思都放在一点点上,而简逸的注意力,却是死死地掐着那三个字。

    简少……您……

    他们什么时候,是变得这么生疏的人?

    喊着陌生人的称呼,用着陌生人的敬语,还真是可笑至极。

    现在,是和七年前一样,莫名其妙吗?

    无缘无故地消失,再出现时,嘴上长满了细针,每说出的一个字,都是深深地把他刺痛。

    男人的剑眉不禁紧紧地蹙着,薄唇紧抿,呈现出少有的苍白。

    “夏夏……”

    思绪回到七年前的简逸,两次悲痛交加,使得他下意识地呼唤了一声。

    听到这两个字,夏初的心一横,是再也淡定不了了,埋在眼眶下的干泪也被催发,瞬间就灌满视线。

    紧接着,她的情绪似乎是冲破牢笼一般的囚鸟,尽情地释放着。

    他凭什么?凭什么这么见她?

    夏夏这两个字,永远只是属于七年前的那个简逸,而七年前的他,已经死了,再也回不来了。

    她不停地挣扎地,全身都在极力反抗,左右上下全方位的扭动,让以力度为优势的简逸,不得已放开夏初。

    得到自由的夏初,一推简逸借力后退了几步,最后,她伸出手,指着简逸失控地大吼,“你给我闭嘴!!谁允许你这样叫我了?!你tm是谁?有什么资格叫我夏夏?”

    说完,夏初的喉咙,涌过一股清流和火辣辣的刺痛,那蓄势待发的泪珠终是毫不留情地落下,一滴又一滴,似是一条小溪,川流不息。

    而听到夏初这段话的简逸,脸色已经是比木炭还要黑了,拳头因为紧握的力度太大,都在止不住地震动,十分地骇人。

    闭嘴?谁允许我?我是谁?有什么资格?

    想到这,他的喉结动了一动,而他也是下意识地露出一抹罂粟般的冷笑,这正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最明显的预告。

    果然,下一秒,在夏初措不及防之时,他长腿一跨,再扯过夏初,这次的力度,明显要比上次大的多,无论夏初怎么挣扎,还是无法逃开。

    他一把把夏初抬起,快步走出书房,后又走入了旁边夏初的房间。

    “简逸,你干嘛!!快把我放下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