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六章 你还是女人吗?

作者:简逸夏初小说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我在异界当神壕异世之万界召唤系统闪婚盛欢诡秘之主伏天氏元尊牧神记大道朝天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闪婚盛欢最新章节!

    第两百一十六章 你还是女人吗?

    “嗯……”

    夏初轻发出吃痛的一声,手也马上缩了回头。

    看着女子紧蹙着的眉头,垂眸看着自己的手,陈深也顺着她的目光,望向那被她呵护着的手。

    尽管因为角度问题看的不太清楚,不过眼细的他,还是看到了那一抹紫红色。

    脑袋里瞬间就闪过了一条信息,刚刚门被他关的那么大力,直直夹到了她的手,怎么可能不痛?

    他伸手抢过女子的手,摊在自己的视线里面,一道长长的紫色顿时出现在他的眼前,触目惊心。

    “啊……你干嘛?!”

    陈深揉了揉夏初受伤的地方,马上就惹来女人的吃痛声和怒骂声。

    “干嘛?看你有没有痛死!明明受伤了又不早说,你还是女人吗?”

    一般的女孩,要是受了这样的伤,恐怕早就哭的稀里哗啦了,没想到这个女人,还真是能忍,整整一个小时也不吭一声啊。

    夏初用相安无事的左手,打掉了陈深抓着她的手,恶狠狠地瞪着他道,“又不是你痛,那么多事干嘛?”

    说完,还傲娇地往沙发上一坐,抬头挺胸望着前方,却不再看陈深。

    陈深鄙视地看了一眼夏初,心里大骂着她不知好歹,谁乐意管她。

    接下来,画面似乎是暂停了一般,夏初倨傲地坐在沙发上,一样的姿态从未变过,陈深亦是,一直站在那里不为所动。

    直到,男人的视线落在她受伤的手,心里长叹一声后,才有些不甘地往书桌那边走去。

    他对这里,也算是轻车熟路,找了一会儿,就把医药箱找到了。

    第一件事,便是打开医药箱,检查看看有什么药,哪些是夏初用得上的,确定好后,他才提着箱子往夏初走去。

    他故意坐在夏初的右边,向她伸出手,吩咐道,“手拿来。”

    夏初瞥了她一眼,冷冷地问,“凭什么?”

    听了这话,陈深的脸顿时沉了下去。

    这女人,到底是用什么做的,全身的叛逆细胞还真是强大,别人说西她偏要走东,十足十的小野猫。

    陈深也懒得和她浪费口舌了,他向来都是比较喜欢动手的人,径直拉过夏初的手,往自己这边一送。

    “你干嘛?放开!”

    夏初恼怒地冲男人低吼一声,手也在轻轻地挣扎着。

    “闭嘴。”

    男人干脆地回答了她两个字,接下来,夏初竟然奇迹般地安静了下来。

    并不是她害怕男人,而是夏初想到,自己的力度本就不敌他,而且现在受伤了,越挣扎的话,痛的只是她,那她何必吃这个亏呢。

    而且看样子,他只是想给她上药,这不是正好,白白捡了个大便宜。

    想到这,夏初一直以来分散和忧愁的小脸,有了那么一丝丝的满足,不忍淡淡露出她那倾城的浅笑。

    此时,夏初微微低头,垂眸看着自己的手,正被陈深一点一点地上着药,又凉又暖的感觉,很是奇妙。

    现在想来,她经常会受伤,无缘无故会多很多的伤疤,可是替她上药的,却是少之又少。

    陈深往夏初的手轻轻吹了一口气,又露出邪肆和风情的一笑,冷不丁地吐了一句欠揍的话出来,“怎么?这样看着我,是因为我长得太帅,所以看呆了?”

    听了这话,夏初顿时收起那完美的浅笑,取之而来的,是一脸的不满。

    她眯了眯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那被碎发遮住的额头,挑眉道,“你还敢再不要脸点吗?”

    陈深当然明白夏初话里的意思,他不以为然,专注的眼神不离伤口,淡淡地点了点头,回答,“敢啊,你要试试?”

    “你……”

    夏初被他的一句话塞死,怎么思考,也说不出下文,最后也只能干瞪着眼。

    到底还是顾虑着和陈深关系的疏浅,有一句话说得好,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道这个陈深是不是外表披着一层高清的皮,其实骨子里是个大色狼?

    不管怎么说,虽然这不是她夏初的风格,但还是小心点为好。

    这么想后,夏初也不怎么再出声了,不管陈深无缘无故说些什么欠揍的话,她都是默默地忍了下来,再含含糊糊地敷衍一下。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外面已是黑夜遍地,在这座城市里,高空上的月光,建筑里的灯光,成为了这唯一的点缀,绘画出一副只有夜晚才能享受到的画面。

    “好了,放心吧,这下死不了了,明天自己去医院。”

    陈深剪掉最后剩余的纱布,边收拾医药箱边冲夏初吩咐,虽然语气是一如既往的不招人待见,不过夏初恍惚中可以听到,那隐秘的担心,不忍露出一个淡淡的浅笑。

    意识到自己的想法后,夏初连忙敲打了一下自己的头,暗骂道,想什么呢夏初,那家伙会担心你?你傻啊?

    谁会关心一个威胁自己,总跟自己作对的人?反正她是不会,而且看陈深,也没多大度啊,肯定也是不会了。

    陈深收拾好医药箱,起身往书桌那边走,想着把医药箱放回原处。

    突然,安静的氛围里响起了一阵阵嘹亮的铃声,夏初一听,就感觉这首歌很陌生,猜想应该是陈深的电话。

    果然,陈深停下本来的动作,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望着屏幕的来电信息停顿了一两秒,似乎是犹豫着,不过最后,还是接了。

    “喂。”他的眼眸深邃地盯着地板的某处,语气有些冰冷地对着话筒问候了一声。

    接下来,房间内是一片安静,夏初没有说话,陈深也是默默不语,看样子是电话那边的人说个不停,而夏初的目光,也是有些好奇地看着陈深的每个细微表情,似乎是想从中洞察到什么。

    过了一会儿,随着陈深淡淡的一声“嗯”落下,他抓着手机的手也往下垂,再把手机从新放回口袋。

    “我出去一下。”

    随后,男人起身,径直往门口的方向走,快要接近门口时,头也不回地冲夏初交代一下,刚说完,他已是打开门走了出去。

    夏初盯着那道刚刚才被禁闭的门,愣愣地眨了眨眼睛,不明所以。

    他,就这样走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