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关于礼貌的问题

作者:简逸夏初小说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我在异界当神壕异世之万界召唤系统闪婚盛欢诡秘之主伏天氏元尊牧神记大道朝天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闪婚盛欢最新章节!

    第一百九十四章 关于礼貌的问题

    不过夏初才不会认错,何况是对陌生人,她只会尽可能地给自己开脱,“你一直喂喂喂,谁知道你叫谁啊?”

    “哦?那你不是聋了,是有病!!这里只有我们两个,我除了叫你还能叫谁?”

    夏初听了男人的话,木在那里重重地眨了两下眼睛,一时语塞,他这样说,好像也没错哦。

    她心虚地抿了抿嘴唇,脑袋瓜灵机一动,巧妙地转话话题,“那你找我有什么事?!”

    这样的举动,在男人看来是难得的示弱。果然,女人都是很没趣,他的心里不禁冷嗤。

    “我渴了,给我倒杯水。”

    男人给了夏初一个胜似嘲弄的笑容后,丢下一句布尽慵懒语气的话语,便走回那边的沙发,随意地坐下。

    他的脸上,还带着一副墨镜,遮住了他大半的容颜。不过从他的衣着和那半张脸可以判断出来,此人一定是不简单。

    不过夏初才不会管这些,她只管刚刚那个刺眼的笑容,他……这是在看不起她?他凭什么?!他谁啊?!

    顿时,夏初怒火中烧,带着满身的盛气凌人走过去,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你谁啊?”

    这话落下许久,也不见男人那裸露在墨镜外的薄唇张开,此时他的脸上,在夏初看来,是写满了不屑。

    好!!

    夏初气急败坏地低骂一声,猛地一把扯下男人的墨镜,大喊,“知不知道在室内戴着墨镜和别人说话,很不礼貌?!”

    说罢,她才看清楚男人的脸,微微怔了下,俊俏的脸庞,让她的眸底瞬间掠过一道惊诧,但只是片刻。

    可能是她见多了像简逸、洛风、韩城等的帅哥,已经产生了免疫力。

    再说了,这个男人也没简逸那么帅。

    男人被夏初的这一举动,有些惊到了,不过待他回过神来,也有些恼怒,挑眉问,“那你觉得,你硬扯下别人的墨镜,就很有礼貌?”

    夏初冷哼一声,不以为然,“对付你这种没礼貌的人,我干嘛要有礼貌?”

    这时,男人站起身子来,瞬间就比夏初高出许多。

    他一把抢过自己的墨镜,满是愤懑地对夏初说,“切,随你,还真是个不可理喻的女人,还不快给我倒水,别忘了你表哥让你好好招待我这个客人。”

    客人?

    就他那样的,还好意思说自己是客人?她没把他撵出去就好的了,还想让她给他倒水喝?想得美。

    夏初的黑眸,死死地盯着眼前这个嚣张跋扈的男人,如果眼神真的可以杀死人的话,他恐怕要死千遍万遍了。

    她别过脸,冰冷的语气宛若是一张布满刀刃的网,直直地洒向男人,淡淡地说了两个字,“没门!!!”

    “咦?夏夏?你怎么来了?”

    突然,一道悦耳的女声走入,打破了办公室内两个人的对峙。

    下次回头便看到顾安安身穿一套端正的黑色职业装,缓缓朝她走来。

    夏初想冲她笑,奈何她是怎么也扯不起嘴角,最后也只能艰难地挑起一点弧度,似笑非笑的感觉。

    顾安安从进来的时候,就感觉到气氛的不对劲,走到两个人身旁时,他们的表情都写满了不悦和不满,瞬间就明白了过来。

    两个人应该是吵架了。

    安俊表哥也真是的,明知道这两个脾气是出了名的坏,还要把他们安排在一起,这不是找戏看么?

    她用手肘撞了撞夏初,眉飞色舞地给她一个眼神,低声问,“你来怎么不告诉我?”

    夏初紧抿一点樱唇,随之地扫了一眼顾安安,默默不语。

    顾安安见夏初不理她,又把目标转向墨镜男,她笑着伸出手,礼貌地说,“你好,顾安安。”

    “别那么礼貌,某些人不见得会礼貌对你。”

    安安刚刚说完,夏初便冷不丁地插上一口,讽刺的意味十足,总之就是在告诉顾安安,她对那个男人,很不爽。

    不过那个男人似乎是没把她的话放在心上,同样伸出手和顾安安相握在一起,淡淡地吐出几个字,“你好,陈深。”

    这时,夏初再没有一点点防备地吐槽出来,打断了两人的对话,“切,这么肤浅的人,还叫陈深,陈浅更适合你吧?”

    顾安安听了,有些为难地看了一眼陈深,不过还是尽力地缓解两人的矛盾,“啊哈哈,这个笑话真好笑是吧陈深?你不用介意,她说话就喜欢开玩笑,哈哈。”

    说完,再次撞了撞夏初的手肘,接收到夏初的目光后,同样给了她一个写着“闭嘴”的眼神。

    不过她心知这两个人在一起,肯定是不会太平的了,连忙趁着陈深还没有说话,便开始支走陈深,“安俊表哥已经散会了,你们不是要讨论事情吗?去他办公室吧。”

    陈深朝顾安安淡淡地“嗯”了一声,后高傲地瞥了一眼夏初,便大步往外走。

    夏初见了那个眼神顿时不满,转过身想找他算账,奈何被顾安安洞穿了她的想法,死死地拉着她,直到陈深的身影消失在她们的视线里,顾安安才放开。

    “安安,我说你干嘛拉着我,不然我就上去揍他一顿了,你不知道那个人,比我还要狂妄自大,竟然看不起我,还使唤我给他倒茶?真是该打。”

    被放开的夏初,十分不满地对顾安安倾诉着,整张小脸张牙舞爪,就像一只小刺猬一样。

    顾安安轻轻拉着夏初往沙发上坐下,安抚地摸了摸她的肚子,提醒道,“你看你,一天到晚就知道打打打,你别忘了,你现在是两条命。”

    被她这么一说,夏初终于想起来了,自己现在是有孕之身,她深呼吸几口,闭上眼睛许久,这才强迫着自己冷静下来。

    顾安安见夏初安分下来了,便问,“不过,你怎么会来?现在不是上班时间吗?”

    她没想到的是,说起这件事,夏初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再次激昂澎湃起来。

    她微微侧过身子,紧紧地抓着顾安安的手,把她经历的倒霉事,再次一五一十地说出来,语气依旧是不满和激动,仿佛说一万遍,也发泄不了她的憋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