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心机重的男人

作者:简逸夏初小说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我在异界当神壕异世之万界召唤系统闪婚盛欢诡秘之主伏天氏元尊牧神记大道朝天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闪婚盛欢最新章节!

    第一百三十八章 心机重的男人

    她怎么想也想不出来,简逸会如何对待她的妈妈。折磨吗?他不是那样的人。

    如果是他对她有恨的话,她现在就在他面前,折磨她不就可以了。

    帮妈妈治病,也是不太可能吧,要是这样的话,为什么不让她见妈妈,甚至一点消息也不给她。

    其实夏初在私底下,有偷偷问过何煜,但何煜实在是太忠心了,怎么问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

    夏初的心,有时候会自发地枯燥起来,因为感觉还有好多事情还未解决。想到这些,觉得是压力山大,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每次,夏初只能告诉自己五个字:顺其自然吧。

    这次也是一样,她抿了抿嘴唇,高高扬起那唇角,露出一个打气的笑容。

    顺其自然吧夏初,她心里鼓励着自己。

    简逸把女子的变化,一切都收在了眼底,原本如黑曜石般明亮的眼眸,不禁黯淡了下去。

    沉思了半会儿,轻轻发出“嗯”的一声,手上擦头发的动作未停,但那性感削瘦的薄唇,开始陷入了深深的沉默之中。

    夏初得到了允诺,也是再没说话,不仅是能够感觉,到男人突如其来的低气压,自己的心里也是不想多说。

    终于,这幅温馨中参夹着暴雨的画面,在两人的沉默中,落下了帷幕。

    简逸手上的动作停下,夏初的长直发也已经干透,两人顿在那里许久,也未有动作,有些尴尬的意味。

    “你吃早餐吧。”

    首先说话的还是夏初,她咬了咬下唇,给自己一个胆子,含蓄地对旁边的简逸说。

    说完,还把桌面上的小菜,往简逸那边挪了挪,拿起碗递给他,脸上带着淡淡的浅笑。

    这个不经意的动作,完全就是一个妻子的模范嘛,贴心温柔。

    可简逸也知道,这也许不是真的,他能猜透所有,却不能猜透夏初的心。

    时而狠心,时而又暖心,就像是打了你一巴掌后,给你一颗糖的样子。

    男人的眸子盯着夏初的手,越发变的深邃和黯淡,嘴唇终于蠕动了半分,但依旧是闭口不语。

    简逸许久也不接过,夏初的手一直也疆在那里,脸上的笑容不禁凝结。

    “怎……怎么了?不吃……吃吗?”夏初问简逸,语气有些别扭和弱弱的。

    这时,男人的视线转到女子的脸,眼眸动容了一下,带着一身强大的威压站了起来,撇下一句冰冷的话语,便走出去。

    “收拾好出来,车上等你。”

    夏初望着那高大的背影,干眨了两下眼睛,有些不明男人的做法。

    什么情况?就这样走了?

    他是不开心她出院吗?可他现在看样子也是迫不及待啊。如果是乐意让她出院,那他更没有理由臭着个脸了不是。

    还真是猜不透,这个心机重的男人。

    她长叹一口气,缓慢地起身,去收拾收拾东西。

    走到床边才发现,自己真的摊上大事了。

    本来她是没有多少要收拾的,不过那个净做好事的顾安安,应该是不忍看她太闲了,从外面搬回来这么一大堆东西。

    她是应该谢谢她呢,还是该狠狠地揍她一顿呢。

    夏初望着床上,一脸无奈,要是简逸在还好办,高大威猛的。可问题是,现在他不在啊。

    想到昨天洛风对顾安安瞻前顾后的样子,就不忍拿简逸和他对比,相差还真是大。

    不过她也只能认命,嫁错郎就是这样咯。夏初再一次长叹一口气,比刚刚的要深许多,最后还是硬着头皮上前收拾。

    当夏初收拾好的时候,准备提出去,门口突然走进来一个护士,见到她彬彬有礼地上前,面对夏初的不明所以,淡定地说:“少奶奶,少爷说你不用收拾这些,到时候自会有人来取。”

    这一句话,可是瞬间点燃了夏初的斗志,两眼发光地问护士:“真的?”

    “嗯,是的。”护士重重地对夏初点了点头,表示肯定。

    假传圣旨,可是要被砍头的。

    夏初得到答案后,兴冲冲地快步走了出去,已然忘记了自己怀有身孕的事。

    不管是怎么样的情况,她还是活泼得闹腾。

    说她像女汉子吧,那种豪爽又没有那么的浓郁。

    说她像御姐吧,看她那嘻嘻哈哈的样子,完全不着边,除了那样貌。

    夏初是个独特存在,与众不同,多样性完全是她身上的特征。

    她走出去,一眼就认出了车海中,那独一无二的闪亮。毫不停顿地小跑过去,打开车门直接上车,扣上安全带,响亮的嗓音发出:“开车!回家!”

    一个月没有回去了,说不想那是骗人的,不知道小爱这一个月有没有长高。

    相比夏初的兴奋,男人都表情是渐渐黑了下去,一脸阴沉地盯着夏初。

    夏初见车子许久没有发动,便疑惑地转过脸看简逸,对上男人那如冰刃般眼眸,不禁一个冷颤。

    她想问简逸怎么了,可是简逸的眼神实在是太恐怖了,喉咙卡在那里,怎么也说不出来,嘴唇也是沉沉的。

    夏初的身子,不禁往床那边靠了靠,想着离简逸远一点,仿佛这样受到的压迫就会少一点。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关闭的豪车里,低气压极速地蔓延,不一会儿,便传到了夏初周围的每一处。

    她吞了吞口笑,用自己的强颜欢笑,来掩饰自己的心绪,不自然地问:“不……不回家么?”

    直到这时夏初开口说话了,简逸才把那张俊脸转正,认真地面对正前方,眼眸深邃无比。

    过了半响,他那迷人和怎么听也听不厌的低沉男声,终于随着他薄唇的动容而发出,警告的味道十分浓郁:“接下来的九个月,别再让我看到你像刚刚那样乱跳,不然你就在房间呆着。”

    夏初听了,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因为她完全意识不到,自己刚开始的动作是怎么样的,那是习惯,觉得没有什么不妥啊。

    待她反应过来,立马不满地反抗,车内骤然掀起一场暴风雨,夏初的声暴:“不行,凭什么?我又不是什么病人犯人残疾人,凭什么不能那样走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