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认真你就输了

作者:简逸夏初小说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我在异界当神壕异世之万界召唤系统闪婚盛欢诡秘之主伏天氏元尊牧神记大道朝天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闪婚盛欢最新章节!

    第一百二十一章 认真你就输了

    这时,女子眼角瞥了一眼那个盒子,心里更是波涛汹涌。

    还真是煞费苦心,难为他了。这么个大热天的,还要去给她买礼物。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她要这样对他。

    猛地,夏初表面的淡定,终于被心里的不平打败,所有的情绪喷涌而出。

    她拿起那个盒子,一把丢在地上,再用力一踩,动作迅猛,让简逸措不及防。

    “我说让你滚,听不到吗?我说你给我滚!”夏初歇斯底里地对着男子大喊,声音尖锐得要把周围的虫儿鸟儿都吓得魂飞魄散。

    简逸的心酸了一酸,想要说什么,但话却卡在喉咙里怎么也说不出来。

    他的嘴唇紧抿着,神经都是高度紧张。乌黑的眼眸变得悲伤深邃,毫无保留地对上夏初无神的双眼,希望她能给他一个解释。

    等了许久,女子都不曾说出一句话,有的只是那狠心的表情。

    半响,他的喉咙终于动了动,发出低沉笨重的一声:“你说什么?”

    女子嫌弃地抛出一个眼神,小手微举指了指自己的耳朵,谈笑风生般地讽刺着男人:“怎么?是聋了还是听不懂人话?”

    这时的夏初,已然不是刚刚的歇斯底里。心里不停地告诉自己,不能被他看扁,要走也是潇洒地走。

    “我说,你给我滚。老娘我玩腻了,现在本小姐不想玩了,懂?”

    “啧啧啧,看看你这个样子,真是可笑。装可怜啊?有意思吗?你觉得你他妈的有资格在我面前装吗?”

    “不过你也别在意,大家都是出来玩的嘛,太认真你就输了。以后呢,大家就各走各的,你过你的独木桥,我走我的阳光道,就这样吧。”

    说完,夏初转过身想要离开。

    可简逸却死死地抓住她,让她动弹不得半分。

    夏初心里佩服着简逸,话都说成这样了,还好意思装下去,他真是脸皮厚的不嫌累啊。

    她挑眉,语气轻佻地问男子:“还有什么事吗?”

    只见男子薄唇轻启,吐出富有磁性又有些颤抖的嗓音,问女子:“告诉我,为什么突然这样?”

    女子听了哈哈大笑起来,凶狠地甩开他的手,不可一世地说:“我看你还真是听不懂人话啊?你这样不嫌累我都嫌了。我告诉你,老娘就是玩你,你了,你最好给我滚。我再说一遍,我夏初和你,从此恩断义绝,再无瓜葛。”

    最后,女子的心也是溃不成军,避免好不容易堆积起来的墙壁被攻破,飞快地逃离了这里,留下简逸独自一人伤感。

    后来的事,便是夏初回到家中,为父亲举办丧事,搬离夏家,办理退学,再无见过简逸。

    现在想来,自己确实是未曾给过简逸开口的机会,一切都是她的错,对于她,简逸从未错过。

    洛雨说,那天他们在一起,是为了给她挑礼物,那天的录音,是合成的。

    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

    不知不觉,女子的眼睛再次湿润了起来。好不容易歇息的泪流,再次袭来。

    一切都是天方夜谭。有时候她在怀疑,是不是自己奢求太多,老天爷才会夺去所有。

    从那天以后,夏初再没有过过生日。那天,是她一辈子的噩梦。

    永远也磨灭不掉的梦魇。

    夏初重重地闭上双眼,晶莹的泪珠落下,在她干净洁白的脸颊上,留下两道不搭的泪痕。

    突然地,女子感觉到自己的脸像是被触摸着,一阵微凉过后,脸上的湿润消失了。

    夏初猛地睁开眼,发现男人正用深如幽潭的眼眸盯着自己,他的手正轻轻在她的小脸上摩擦。

    四目相对,两人的心都有着不一样的感觉,和不一样的想法。

    首先开口的,还是夏初。她轻轻别过脸,躲开男人从未离开的手,吸了吸鼻子,有些别扭地说:“额……你醒了?”

    男人用重重的鼻音嗯了一声来回答夏初,没有再说话。

    此时的气氛,不知道是应该用暧昧还是尴尬来形容。两人还是光着身子的,夏初紧紧用被子裹住自己,想着得尽快支开简逸,穿上衣服才行。

    她故作望望窗外,脑子里一个灵光,像是在好意地提醒简逸一样问着:“现在好像不早了,你不用上班吗?”

    简逸不用想也知道夏初的用意,偏偏,他就是要和她作对。他把自己的手枕在脑后,散发出慵懒的气息,一脸无所谓地回答夏初:“不用,公司没我一天又不会死。”

    夏初,“……”

    可问题是你在我这,我会死啊,而且是多种死法。尴尬死,羞死,害怕死。

    “那个……能不能麻烦你出去一下。”夏初坐了起来,一脸正经地对简逸商量着,有些央求的意味。

    简逸依旧是慵懒躺着,眼眉挑起自然地问:“哦?理由?”

    “这要什么理由,这是我房间啊。”见男人没有打算听她话的意思,夏初一急,脑海里第一反应的话脱口而出。

    男人轻笑一声,帅的一塌糊涂,羡煞旁人。尽管是刚刚睡醒,但身上不可一世的气息,还是浓厚。

    “这里是我家。”简逸意气风发,有些得意地对夏初强调。

    这个女人,每次商量事情不是叫他“喂”就是“那个”,就她这样还好意思谈条件。

    夏初怔了怔,好像是这样没错。于情于理,自己都没有理由把他赶走啊。

    不过,要夏初妥协也是难的。她伸出恶魔的小手,不停推着简逸,边撒着娇发出尖细的声音:“你快出去,出去,我要换……啊!”

    还未说完,夏初被一道强悍的力道再次拉倒在床上,很快地,就被男人压住了。

    夏初又是一阵猛推,慌忙地覆盖男子低吼:“你在干什么?起开……我……唔”

    男子的碎吻落下,瞬间堵住了夏初的话。夏初的脑袋此时已经当机了,有谁想到,前几分钟还沉浸在悲伤中的人,现在已经沉陷在温柔乡里。

    简逸离夏初的脸近在咫尺,近得呼吸时喷出的鼻息她都能感觉到。

    “你觉得你让你老板兼老公滚出房间,还称呼你老板兼老公为那个,这样合适吗?”男子笑意吟吟地望着夏初,眨了眨他好看至极的桃花眼,挑眉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