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父子的较量

作者:简逸夏初小说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我在异界当神壕异世之万界召唤系统闪婚盛欢诡秘之主伏天氏元尊牧神记大道朝天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闪婚盛欢最新章节!

    第一百章 父子的较量

    既来之则安之,早就猜到会有这么一天了。现在又有什么惊讶的?

    他一身雍容华贵坐下,正对着他的父亲,狭长的眼眸认真地盯着他。

    两人一比较,还是简逸身上的气场较为强烈,真是后生可畏啊。

    从小,简逸就是在简父的严厉下长大的,不管是童年期,青春期,还是叛逆期。

    如今简逸接手简帝,终成一代人中龙凤,甚至成绩比简父年轻时的都要好。

    他从七年前接手公司,就把简帝集团推上了高峰,甚至一次又一次,打破了记录。

    两个男人坐在一起,都打算和对方谈条件。仿佛他们不是父子,而是生意场上的人一般。

    率先开口的,还是简父。依旧是从小到大,对简逸要求一切的严肃语气:“你和夏初,马上离婚。”

    一切都那么干脆,不拖泥带水。

    而简逸也早已不是那个,唯命是从的小简逸。从真正成熟开始,他就懂得了反抗,如今已经冲破牢笼。

    他乌黑的眼眸,变得如幽潭般深邃。要他放弃夏初,那是不可能的。这一点,他自己很清楚。

    如果能够轻易忘记的话,这七年来他也不必这么辛苦了。如果能够放手的的话,这七年来早就放了。

    这世界,真的没有如果。

    简逸沉思了半会儿,最后也是简单干脆地,用他低沉完美的声线吐出两个字:“理由。”

    明显地,简逸是想和简父谈谈的,看看有没有商量的余地。

    偏偏简父命永远都是唯他独尊的样子,命令人也是命令惯了。

    在他认为,命令要什么理由,别人只需要执行就可以了。

    果然,简父还是从心惯了。他用霸道的语气,对简逸宣示着自己的地位:“没有理由,必须离婚。”

    父亲终究是父亲,尽管简逸心里再不认同他的做法,可还是乖巧孝顺的,没有用他的毒舌,说出什么大逆不道的话。

    简逸此时还是挺心塞的,怎么感觉对他的父亲,这么无力呢。

    不过,他的脸上还是波澜不惊的表情,逆来顺受的样子。这一直就是他的过人之处,永远的处事不惊,对情绪拿捏恰到好处。

    除了有时因为夏初失控外,其他的还真没有。

    他弯弯的睫毛微微颤了颤,再次平静时,他完美无瑕的薄唇却动了起来,道出话来:“我这辈子不打算结两次婚。”

    简逸的言语,少见地变得委婉。言外之意便是,他不打算和夏初离婚,他只打算结一次婚。

    这表明了,就是在拒绝简父的要求。

    简父的表情,马上地就沉了下来,满脸阴霾地对着简逸。突然地,他又转为讽刺的一笑,语气有些嘲弄的意味,对简逸说:“你觉得你这样死守有什么?那个女人可不是像你这样的,上次她可是没过几秒钟,就答应我要离开了。”

    说着说着,见简逸的脸微微有些动容。心里得意一笑,知道是见效了,更加变本加厉地说了下去:“你是不是很奇怪,她后来又没有走?”

    “你该不会以为,她良心发现才会留下来吧?我告诉你,那还真不是。”

    “她是因为她妈妈还在你手上,不敢离开。”

    “儿子,你现在的地位,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怎么就偏偏看上这种忘恩负义的女人?”

    “她七年前毁你毁得还不够?为什么还要让她再毁你一次?”

    简父的语气,从一开始的傲慢,到后来的激昂,无一不是在宣示着对夏初的不满。

    七年前,简逸那颓废的样子,真是让人印象深刻。因为实在是太少见,太独特了。

    那样的表情,不应该出现在简逸脸上,他也绝对不允许。因为这是他简振的儿子,必须是独一无二,高高在上。

    虽然简父的这些话语,都在敲打着简逸的心。可是男子却强强忍受着,努力压抑着自己的喜怒哀乐。

    因为他知道,一旦放松,自己便会溃不成军。谁让这些都是事实,铁骨铮铮的事实。

    简逸不知道的是,夏初一开始,可能真的就是因为她妈妈,才会在他身边。可是现在已经不是了,她留下,完全是因为他。

    简单的来说,她为了他,选择了“抛弃”母亲。

    如果简逸知道的话,以后的路,该有多么一帆风顺,他也不用纠结于内心的矛盾了。

    先硬后软,这是简父此次的方针。说完那番话,他再扮演了一个慈父的形象,语重心长地对简逸说:“儿子啊,以后你就会明白,现在的感情,在以后都是泡沫。听爸的话,趁早结束吧。”

    简逸的眸子,仿佛已经变成了空洞一般,毫无焦距与声色。明显地,他在沉思。

    简父就在那里等着简逸开口,他似乎很期待简逸的答案,从他的眼神就能看出。

    等到简逸乌黑的眼眸,再度明亮起来,已经是五分钟之后了。

    看来,他是已经想好了。

    果然,下一秒,他的面部肌肉动容了一下,嘴角微扬面对简父,邪肆地笑着,仿佛他是那个刀枪不入的人,简父刚刚说的话,毫无意义。

    简逸狭长的眼眸轻眨几下,露出那坚定的目光,为他下文要说出的话,做出了完美的铺垫。

    “这些爸你不用担心,我和夏夏很恩爱。只是爸上次无缘无故就把儿媳妇赶走,这不太好吧?”

    经过无数次思念的磨灭,简逸早已明白,什么都无所谓,只要她在身边就好。

    哪怕是囚禁。

    简逸给简父的答案,再明显不过了。他的话在简父那,一直都是拐着弯说话的。

    尽管如此,答案却是让简父大大的不满意,甚至是可以用怒火中烧来形容。

    简父听了,刚刚退下的阴霾,再次汹涌而来,还要比刚刚深几分。

    简逸给简父的感觉,就是自己辛辛苦苦养成的千里马,脱缰而奔,控制不了。

    他怒瞪着男子,不免对着简逸低吼一番:“糊涂!你到底想要那个女人毁你多少次!那个女人就是你的弱点!”

    一个真正成功的男人,最不容许的就是有人人皆知的弱点,这点简父再清楚不过了。

    有谁知道,他也曾经历过海枯石烂的爱恋,曾经的美好,如今是他心里过不去的坎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