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谁给她这个资格

作者:简逸夏初小说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我在异界当神壕异世之万界召唤系统闪婚盛欢诡秘之主伏天氏元尊牧神记大道朝天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闪婚盛欢最新章节!

    第七十九章 谁给她这个资格

    夏初早就经受不住睡魔的吸引,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就在她睡得正香时,简逸从公司回来。

    他走入大堂,第一时间问的就是只有一句:“少奶奶呢?”

    简帝今天收购了几间公司,要经他手处理的事很多。这些都是在他出事时蠢蠢欲动的小公司,不仅是报复,这也是给其他公司一个警告,简帝不是他们能够窥探的。

    他忙活到现在,如果是往常肯定会在公司睡,可是就是莫名的想见见她,忍不住要回来。

    等来半会儿也等不到女佣的回答,他冷眸扫去,发现女佣正低着头用敬畏的眼光看着他。这明显就是不知道该不该说的样子。

    简逸心里就觉得,夏初又搞事了。他微微蹙眉,顿时给了女佣一种强大的压迫,有些不耐烦地吐出一字:“说。”

    都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可是简逸却能一秒钟就让人感觉到冰冻三尺的感觉。

    女佣吓得一个哆嗦,全部都说了出来:“少奶奶在西边的倒数第3间房里,她救回来了一个男人……满身是血……”

    简逸没有着重听其他,唯独“男人”?这两个字让他深深记在脑海中。

    男人?简逸的脸沉了下去,很快径直往二楼走去,他倒要看看是什么男人。

    当他到达女佣说的房间,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趴在桌子上睡着的夏初,紧接着,映入他幽黑眼眸的是躺在床上的叶九。

    看到叶九时,男子的脸明显地变得越来越暗,怒目直勾勾盯着夏初。

    行啊夏初,还真的带男人回来了。本来他听女佣说,他还有些不信,可是现在?

    谁给她这个资格,让她带男人回来的?还真的是越来越不把他放在眼里了,岂有此理。

    他走入房间,一把拧起睡梦中的夏初,吓得夏初连忙苏醒过来。

    她揉了揉眼睛,睁开眼看到简逸后嫣然一笑问:“你回来啦?”不过留意到男子的不同,脸上的笑容转为不解的表情望着他。

    “怎么?不介绍新朋友?”简逸勾了勾唇,露出嗜血骇人的笑容面对夏初,满是冰刃的眼光对上她的眼眸,惹得夏初不忍惊骇一下。

    “他……他是我以前……以前的一个朋友。”夏初听到这心虚低下头,不再看简逸。

    这在简逸看来,就像是在掩饰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想到夏初和别的男人竟然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心里恨意更加深。

    其实夏初只是不敢看他的表情,就像是撒旦再世一样。

    “朋友?”简逸挑眉问,这是给夏初的最后一次解释的机会了。

    可是夏初似乎没有抓紧,点了点头说:“是。”

    她是实话实说了,因为的确,叶九在她心目中,以前是债主,现在已经是朋友了。

    简逸听了这个答案,再也遏制不住的怒气喷涌而出。他拽着夏初的衣领,让她的脸对着自己,咬牙切齿地对夏初冷嘲热讽:“朋友?你觉得我会信你这鬼话吗?行啊夏初,这才刚爬上我的床没多久就找新欢了?不过也要找个能做/爱的啊,他这样怎么满足你那欲/求不满的身体呢?”

    “什么?”夏初的脸先是一个错愕,紧接着听到简逸的那一番话,脸不禁沉了下去。

    他这是什么意思?认为她和叶九是那种关系吗?

    呵呵,在他心里她就是这样的人?和他结婚,当他摆脱洛雨的工具,为他留下,却换来这样的想法。

    夏初倒吸一口冷气,紧咬牙关遏制着自己的情绪淡淡问简逸:“你这是什么意思?”

    她再次想要确定男子的想法,希望听到从他口中说出不一样的答案,亦或者,是她理解错了。

    两人的关系,瞬间跌入谷底深渊,仿佛永远都会不见天日。

    男子肃冷倨,傲深如漩涡的幽暗黑眸直勾勾盯着夏初,薄唇轻启发出好听富有磁性的嗓音:“听不懂人话?还是……”

    说到这时,男子妖孽的手,摸上夏初的脸,再轻轻滑落至她精美的锁骨处,一脸嘲弄地对明显一颤的夏初说:“还是你不舍得我啊?嗯?”

    夏初心里冷笑一声,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吗?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简帝怎么还没被你这个没脑子的人给败光?

    她拍开那摩擦着自己的手,别过脸去不望男子的同时冰冷说道:“随便你怎么想,那麻烦你出去,别在这里打扰我们。”

    夏初故意把“别在这里打扰我们”这八个字咬得特别重,简逸听到了,恨不得立刻就掐死这个女人。

    可是手定定僵在那里,怎么用力也抬不起来,不禁转为紧紧握住拳头,一脸阴霾。

    好!很好!夏初你真的很厉害!

    他狭长的眸子变得阴狠,咬牙切齿地说道:“拜托你想清楚,这里姓简,你觉得你tm有资格在这里吩咐我吗?”

    夏初只觉得鼻子一酸,什么也说不出来,用力隐忍着。

    她定定看着男子那满是不屑和冷漠地眼光,噗嗤一声笑出来。

    确实是没资格。

    她夏初什么时候有资格管他,命令他,用这样的语气和他说话?

    刚刚还真是不自量力。

    既然这样的话,我碰不了,那我还逃不了吗?

    夏初坚硬一笑,语气轻描淡写说道:“嗯,你说的没错,那我们走。”

    说完拿起矮桌上的手机,给叶九的手下打了个电话,让他们来接她和叶九。

    她本来,是打算等叶九醒来了,再通知他们的。

    叶九的手下本来就在这一片寻找叶九,听到夏初报的地址,说很快就会到。

    夏初只是收拾了一下资料,没有要收拾衣物的意思,那些都是简逸的钱买的,她也没资格带走。

    简逸一直站在那里,垂眸看着夏初的动作,没有一点的拖泥带水,毫不眷恋。

    就像和他父亲谈判一样,果断地决定放弃他。

    他只觉得自己的心都要窒息,停止跳动。有一瞬间,他再怨恨自己,为什么偏偏爱上这样一个绝情的女子?

    等到夏初收拾好东西,一脸倔强面对着简逸。

    她只是想离开一下,可能是刚刚收拾好自己的心,决定留下。可是却没来得及适应简逸的变化吧。

    叶九的手下现在已经到了大门,可是进不来。夏初让叶九的手下把电话给门卫听,她简单吩咐一声后,叶九的手下便轻易进来了。

    房间内的气压很低,都是相对的两人发出的,其中简逸的较为骇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