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这算是报恩了吧?

作者:简逸夏初小说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我在异界当神壕异世之万界召唤系统闪婚盛欢诡秘之主伏天氏元尊牧神记大道朝天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闪婚盛欢最新章节!

    第七十六章 这算是报恩了吧?

    如果说要求夏初的心理面积有多大的话,恐怕不能用言语表达。但可以肯定的是,已经创了新的高记录。

    她何时遇到过这种状况了?

    夏初脑袋还是灵活的,最后急中生智地,喊来小爱和几个女佣,一起把这个“笨重”的大男人抬回老宅。

    夏初没有想过简逸会是什么反应,毕竟是救人心切,也只有这个办法才是上上策了。

    再不救他,恐怕他会流血流死吧?

    一时之间,老宅变得忙碌紧张起来。医生还没有到,夏初只有先帮忙止着血。

    佣人们进进出出,拿这递那的,手忙脚乱。

    直到医生来了,才稍微好了那么一点点。医生毕竟是医生,没过多久,娴熟地就帮男人处理好伤口。见他起身,夏初立刻上前,询问情况,眼神中带有期盼,神经是紧绷着的。

    “没有什么大碍,只是外伤太多导致大出血,需要多加调养才能补回来。”

    夏初听了立刻放松了半口气,又感激地对医生说:“太谢谢你了。”

    医生摆了摆手,表示没关系。夏初嫣然一笑后朝门外的佣人吩咐:“来人,把医生送回去吧,再打盆温水进来。”

    “是。”

    医生离去,温水来临。夏初坐在床边,为男子轻轻擦拭着满是干血的脸庞。

    因为血渍太多,根本看不清男子的面貌,夏初根本不知道他是谁。

    管他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人,救都救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随着夏初的动作,原本干净清澈的水也被染红,不过男子的脸变得干净了许多。夏初仔细打量着这张脸。

    这张脸…………她竟然认识?

    叶九?竟然是他的“前债主”叶九?看起来是叶九没错。

    他怎么在这?受这么重的伤,发生什么事了?

    夏初突然觉得,自己真的没有白救人,没有白害怕一场,竟然把叶九救回来了。

    叶九算是对她有恩了。不强迫她还债,禁止手下打扰她和妈妈。如果不是她,她这七年恐怕会过的更惨了。她一直想着要谢谢他来着,只是没有机会罢了。

    现在这样……算是报恩了吗?她救了他的命。

    还是等他醒来了,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再说吧。

    随后她低头,有些无奈看了看自己红红的血衣,最后还是回到自己房间,重新洗了个澡。

    事情临近结束后,夏初才有空闲想起刚才发生的事,还真是用惊心动魄,胆战心惊,心惊肉跳来形容都形容不了。

    她发誓,下次再到那里散步一定要多找几个人。

    她重新整理后再次去到叶九的房间,顺便命人随便拿一套简逸的衣服,等他醒后换上。

    佣人纷纷奇怪她们少奶奶和那个男人是什么关系?

    还是血肉模糊的男人。

    想着要不要告诉她们家少爷,可是又害怕惹火上身,又纷纷打消了这个念头。

    夏初安静坐在床边,望着床上脸色苍白,僵硬如尸的叶九。

    她见叶九见的不多,对他们那群人是能避则避的,所以也见不了叶九。

    在印象中,这个男人一直都是高深莫测,混混的痞气中,夹杂着那么一丝难以掩盖的贵气。

    夏初也曾经有一个错觉,叶九不是混混,而是哪家的公子哥。可是她看到的和知道的事实就只有一个,叶九就是混混,还是混混头。

    大概过了两个小时,叶九还是没有苏醒的痕迹,夏初想着叶九应该还不会那么快醒来,想着回房间把资料拿过来,在这间房间里工作。

    她坐在地毯上,资料画稿和笔一窝蜂放在矮桌子,然后专心忙活起来。

    离初赛只有一个星期了,她的设计稿还在筛选中,亦或者是没有自己喜欢的,称心如意的。

    她用过好多种题材,有浪漫的,有简单的,有名贵的,可是却没有她想要的。

    这是她第一次参加比赛,意义重大,不管怎么样她都要全力以赴。

    夏初用左手撑着下巴,垂眸看着自己的手胡乱在纸上画。

    她现在已经可以重新用右手,虽然还是不太灵活,不过轻描淡写还是可以了。

    夏初啊夏初,这样的作品别说拿第一了,能不能过初赛还是问题呢。

    她深呼一口气,面色愁闷。倾国倾城的脸上出现了不该有的表情,让人见了实在惋惜,这样的脸就该一直笑,绽放出最美的画面。

    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来点创意啊?夏初的动作变为双手抱头,下巴抵在坚硬的桌面上,心里仰天长啸。

    是不是她太久没有接触过珠宝才会这样啊?不行,明天得去珠宝店逛个十圈八圈。

    打定主意后,她拿起手机发信息给顾安安,让她和自己一起去。

    可是发过去等了半会儿也没有回信。

    因为顾安安现在可是如火如荼。

    她从老宅出发,在回家的路上接到舅舅的电话,说是外婆在家里不小心摔倒进了医院。

    吓的她立马就掉头开去医院。

    等到她到时,家里人的气氛十分低沉,个个低头根本没有留意到她的到来。

    顾安安看了,顿时觉得心慌,一股浓浓的不安涌上心头。

    她把每个人看了个遍,最后悄然走到表哥身边,小心翼翼问:“外婆怎么样了?”

    “情况不怎么好,奶奶年纪本来就大,现在这样一摔恐怕很严重,还是等医生做完检查再说。”安静的氛围中,只有两人细细的交谈声。

    接下来,顾安安也没有再说话,靠在墙边和他们一起,等着医生从那间房里走出。

    等待是漫长的,现在的一分钟,在焦急的驱动下,感觉像是往常的十分钟,煎熬无比。

    顾安安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在画着圈圈,迫使自己转移注意力。

    “医生,我妈妈怎么样了?”

    一道焦急的询问声打破宁静,顾安安认得是她舅妈的声音,赶忙抬头望去。

    下意识地想要跟着走过去询问状况,可是当她看清楚来人时就那样顿住了脚步。

    洛风……怎么又是他?

    到底是有多巧才能这样一次又一次地碰面?突然明白这么一句话,世界真的很小,去哪里都能碰到他。

    而且每一次见面,总是没有一点点防备,让人措不及防,惊恐万分。

    顾安安的神色十分复杂,像是担忧又像是错愕,就站在那里定定看着洛风,身穿白大褂的男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