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你怕他?

作者:简逸夏初小说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我在异界当神壕异世之万界召唤系统闪婚盛欢诡秘之主伏天氏元尊牧神记大道朝天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闪婚盛欢最新章节!

    第十一章 你怕他?

    夏初害怕地看一眼简逸,有些想逃,焦急地问:“你想问什么?我回答你,走吧。”

    顾安安看到夏初的反应,狐疑地看看两人,最后木木点头。

    夏初冲简逸笑着点了点头就拉着顾安安离开,她的眼神始终是闪躲的。

    看着夏初慌忙逃跑的样子,简逸的嘴脸微扬,眼神深深地让人觉得高深莫测。

    夏初拉着顾安安小爱找人送她们回家,她们本来想自己有的,可是这里是哪里都不知道。

    更何况,这里看起来不像是有公车坐的地方。

    没办法,她只好拜托了。

    “夏夏,怎么感觉你那么怕简逸呢?发生什么事了?”回到夏初的小窝,顾安安拉着夏初追问。

    这一路上她憋的可惨,要不是司机在那她早就问了。

    夏初低叹一声,把这半个月的事告诉了顾安安。

    酒吧,酒店,别墅里,全部发生过的事。

    顾安安听完,手指用力指了指夏初的头:“糊涂!要不是简逸,你看你怎么办,还跑去卖身?”

    夏初撇撇嘴,无言以对。

    “话说那个戒指怎么回事?你没拿你还什么啊?报警就报警呗,查明白了更好!”顾安安愤愤不平地责怪夏初。

    “你觉得警察是听我一介草民说的话,还是听有个好爹的人说话?”夏初无耐。

    入世已深,夏初已经知道这个社会的恐怖,弱肉强食。

    “夏夏……”顾安安似乎想安慰她。

    可是夏初却坚强一笑:“好了,你也该回去了,不是说在你外婆那住吗?再不去,你妈妈该着急了。”

    顾安安点了点头:“那我走了啊。”

    夏初把行李递给她,叮咛:“走吧,路上小心点。”

    等顾安安走后,夏初躺回床上,努力回想起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回想到的都是一闪而过的画面。

    “夏初,你喝什么酒啊?”她打自己几下,懊恼道。

    就在这时,手机铃声响起。

    是一个未知电话。

    “喂,你好。”夏初按下接听键。

    “……”

    电话里的人,稀里哗啦说了一大片,挂了电话夏初还没反应过来。

    夏初不可思议地掐了掐自己的脸蛋:“痛的?”

    她高兴地跳起来。

    这是什么事?她被录取了?她竟然被录取了?

    这大概是这么久以来最让她顺心的事了。

    夏初美美地拿起她的衣服一件一件比划,考虑明天穿哪件去上班。

    而另一边的简逸,慵懒地靠在办公椅上,手指按着太阳穴,头有些晕眩。

    他长长的睫毛随着眼皮而跳动,想起昨天晚上,被夏初闹腾了一宿,第二天早上才洗澡。

    本来因为夏初出去喝酒差点被欺负,真的想把女人揍一顿。

    可是那个女人竟然醉了变得比以前还耍赖和蛮缠。

    昨晚,简逸把夏初放下后,她醒了,立马站在床上乱蹦乱跳的。

    简逸站在床边皱眉:“夏初。”

    夏初懵懂地看着他说:“你怎么知道我叫夏初?”随后似想到什么,傻笑地指着简逸说:“哦~我知道了,你喜欢我?”说完还做作地捂着脸害羞。

    “……”

    简逸无奈地摇摇头,转身就想离开。

    夏初立马拉着他:“帅哥别走啊,要不我们跳舞吧?”

    “跳舞?”简逸挑眉。

    夏初可爱地点了点头,然后开始大吼大叫唱起歌来。

    “起来!起来!起来!”

    “我们万众一心,抱着敌人的老婆!前进前进前进进!……”

    “……”

    听得简逸脸色立刻黑起来。

    夏初边唱边手舞足蹈起来,跳了一会儿,孩子气地扯自己的衣服说:“好热啊。”

    说完一把抓起自己的衣服就脱下来,继续跳。

    简逸全身僵硬,他低骂一声。头痛地看着夏初,他冲夏初低吼:“下次再出去喝酒你就死定了!”

    夏初大声尖叫着,就像是在酒吧夜市疯狂的少女一样,完全没有听到或留意到简逸说的话。

    突然,夏初一把跳到简逸身上。简逸一时没注意,险些接不住,如果不是简逸反应快稳住,夏初肯定跌落地。

    夏初双腿夹在简逸腰盘,她撅起嘴巴双手扣在简逸脖子上说:“帅哥,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简逸。”他狭长的眼眸盯着夏初少见的可爱面容。

    “简逸?呕……”

    夏初似乎还想说什么时,竟然朝简逸身上吐了。

    “夏初!”简逸看着自己的衣服,咬着牙齿,眼睛眯起来,危险地说。

    “呕……呕……”

    夏初接二连三地吐了出来,吐了自己和简逸一身。

    此时简逸的脸要多恐怖有多恐怖。他紧握拳头,他真的想直接把夏初摔下来。

    可恶的女人,就应该让你被那群人带走!

    喝酒的事还没和你算,竟然还敢吐我一身?

    他轻叹一口气,把夏初放下,然后警告:“给我乖乖坐在这,别动。”

    夏初果真乖巧乖巧地点头,然后看到简逸走出房间。

    没过多久,他手上拿着东西走进来。

    “吃了。”简逸递给她一片解酒药。

    夏初认出来这是药,她皱着小脸任性地摇摇头:“不吃,我不吃药。”

    “吃了。”他微微蹙眉,认真地和夏初说。

    夏初撅撅嘴,手用力打开简逸拿着药的手,大声嚷嚷:“我不吃我不吃。”

    “夏初!”他脸色沉了沉。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本来以为夏初经过那么多年,已经变得沉稳,没想到比当年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他想说一些狠心地话,奈何现在的夏初简直一个任性的小女孩一样,他无从说起,最后只能严肃地叫她的名字。

    “哼!”夏初无视他的怒气,冷哼一声。

    空气中漂浮着危险一触即发的感觉。

    简逸最后气得粗鲁地拎起夏初往浴室走。

    把她放到浴缸上:“给我自己洗干净。”

    说完就走出去,顺带把门关上。

    他出去后,看着一身的熏臭污渍,枯燥地扯着自己的领带。

    走到衣柜前脱下上衣,随意拿起一件黑色衬衣迅速穿上。

    举起粗壮的手臂靠近鼻子嗅了嗅,异味袭来,立马皱眉变脸。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