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491章_四叔我不敢了_原创中文网

第491章_四叔我不敢了_原创中文网


第491章

作者:厉衍明米霖小说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弱水三千四叔我不敢了逍遥梦路叶心白陆爵风半步轻尘携相思超强狂暴盗贼这个大神开外挂不可名状的日记簿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四叔我不敢了最新章节!

    楚晋炤从楼上下来,一只手里拎着公文包,另一只手臂微微弯曲,臂弯上搭着一件黑色的西装外套。

    他像是刚洗过澡换的衣裳,周身带着一种淡淡的浴后淡香。

    他靠近过来的时候,尤其亲近可闻。

    “我出去一趟,晚饭助理会送过来,你跟小至在这里待着,可以去附近的公园走走,但不要走远。”顿了顿,似乎不放心,怕她趁着他不在的时候自己跑走,又道:“萧决和聂盛都在找你们,所以,乖乖的。”

    他不说,聂云君也知道这一层利害关系。

    她点点头,“在你回来前,我会好好呆着屋子里的。”

    楚晋炤看了她一眼,才转身,腾手摸了摸小至的脑袋,然后出了门。

    ——

    芙蓉酒楼。

    楚晋炤到的时候,包厢里已经有人坐着了。

    看见萧虎,楚晋炤面色没有半点波动,淡然的拉开椅子坐了下来,“萧老板。”

    萧虎冷笑一声:“听说楚少爷看中了城南的那块地?非要跟我萧某抢?”

    “萧老板严重了,商人吗,对利益总是趋之若鹜的。我只是单纯的看中了那块地,并没有要跟萧老板抢生意的意思。”

    楚晋炤的语气始终淡淡的,叫人听不出几分真心几分假意。

    他便是如此,面上总是客客气气,可背地里该干你的,会毫不犹豫的干趴你。

    萧虎活了大半辈子了,愣是对这个刚入行没几年的青年,看不透。

    萧虎又道:“我们萧家一向本分做生意,也没有得罪过楚家。楚少爷这次要跟我抢这块地,可以告诉我是为了什么吗?”

    楚晋炤放下外套和公文包,拿过桌上卡着的杯子,自己给自己倒了杯茶水,喝了一口才不紧不慢的道:“说过了,为利益。”

    萧虎才不信他的鬼话。

    正要再问,包厢门开了,招标局局长陈闵走了进来,“哎呀,让格外久等了。”

    跟在他身后的,一个是戴着眼镜,看上去斯斯文文的青年,另一个是穿着连衣裙的女孩子,看着也约莫二十五岁左右。

    那斯文青年一直恭恭敬敬,接过陈闵脱下的外套,并帮陈闵拉开了座椅,看着他坐下,才退到一边站着。

    这应该是助理。

    而那个二十几岁的女孩,长发披肩,看上去端庄大方,也扯了张凳子,挨着陈闵坐了下来。

    桌子上立刻就有人问询,“这位是?”

    陈闵笑着介绍:“这是我的小女儿,陈璐。璐璐,跟各位叔伯打声招呼。”

    陈璐刚坐下去,听见陈闵这么说,又立刻站了起来,一圈点头过来,最后目光落在了楚晋炤的脸上。

    她盯着楚晋炤看了会,而后转头认真的对陈闵道:“爸,这个我不能叫叔叔吧?”

    “这是楚氏集团的少爷,楚晋炤。他也大不了你几岁,叫楚少就好。”陈闵笑呵呵的介绍。

    “楚晋炤……”陈璐将这个名字扔进嘴里,细细嚼了嚼,“你好,我叫陈璐。”

    “你好。”楚晋炤坐在椅子上,微微点头,算作回应。

    陈璐坐下来,可视线却不断的在往楚晋炤这边瞟。

    陈闵将女儿的小动作和小心思都看在眼中,什么也没说。

    酒过三巡,桌上的气氛也不似之前那么僵硬,变得活跃起来。

    除了萧虎和楚晋炤,桌上其他人都是暖城市有名的商人,此刻,都是三三两两的在埋头讨论。萧虎也跟身边的一位商人在说话,但心思却全在楚晋炤和陈闵这边。

    陈璐端着酒杯起身,绕过桌子,走到了楚晋炤的身边。

    “楚晋炤,我们喝一杯吧?”她朝前递过杯子,一双水眸汪汪的看着他。

    楚晋炤也没拒绝,抬起酒杯跟她喝了一杯。

    陈璐笑容嫣然:“听说你以前是做医生的?怎么忽然想不开,要跑来做商人了?”

    楚晋炤浅笑笑,“做商人不好吗?”

    “不好!你看看我爸,自打做了招商局的局长,扎进商人堆里,一身的腐败铜臭味儿。”陈璐一边说着,一边嫌弃的看了自己老爹一眼。

    陈闵本来就跟楚晋炤坐的近,知道自己这个小女儿对楚晋炤有意思,也一直都在注意着两人的互动。

    一听这话,陈闵不好意思的开口打断,“小丫头,你懂什么?”

    说完,又对楚晋炤笑着道:“你别听她胡说八道。”

    “我哪有胡说八道了?我说的都是事实啊。”陈璐认真纠正,话题又转回最初:“你还没回答我,你为什么忽然弃医从商了呢?”

    陈闵的视线也落在了楚晋炤的脸上,实际上,他也有些奇怪的。

    楚晋炤勾了勾唇,“为了自己喜欢的人。”

    这个回答,让陈璐脸上的笑容有了一丝僵硬,“喜欢的人?”

    他有喜欢的人了?

    陈闵则是笑了笑:“没想到,楚少爷还是个多情的人。”

    楚晋炤苦笑了一下,“算不得吧。”

    陈璐没再说话,可她分明从他刚刚的笑容里,读出了一丝的苦涩。

    在这个包厢之外,陈闵还另外准备了一个单独的小包厢,是特意用来招待楚晋炤和萧虎的。

    楚晋炤和萧虎先进去,后面陈闵才带着助理进去。

    “爸。”陈璐从他身后跟了上来,“爸,城南那块地您想好给谁了吗?”

    “想好了。”

    “给谁?”

    “萧虎。”

    “啊?”一听这个回答,陈璐顿时蔫了,“不是……为什么啊?萧虎的能力,明显在楚晋炤之下啊,而且不是您说的嘛?年轻人才更有爆发力和创造力!”

    陈闵笑笑:“因为他伤了我宝贝女儿的心。”

    “啊?”陈璐又是一怔,随即看见陈闵略带深意的眼神,顿时明白过来,“哎哟我的爹哎,我可没伤心啊。”

    “是吗?那小子当着你的面说有喜欢的人了,你不难过?”

    “难过什么呀?我只是有点失落而已,但凡事都讲个先来后到的嘛。人家有喜欢的人,我总不能横刀夺爱吧?您女儿我光明磊落着呢,抢别人男朋友的事情,我可真做不出来。”

    “这么说,你不打算追求楚晋炤了?”陈闵问。

    “人都有女朋友了,我还追个球啊?”陈璐噘嘴,“我不管啊,您不能因为这件事,就公报私仇。那块地您本来就打算给他的,就不能出尔反尔。”

    陈闵被她说的一愣一愣的,合着他想给女儿出口气,这女儿还一点都不在意的样子。

    “你当真不在乎?”陈闵不确定的,又问了一遍。

    “当真,当真!”陈璐重复了两遍,表示自己这话的可信度是真真儿的。

    陈闵笑道:“不愧是我的女儿,就是正直。”

    ——

    晚上十点,楚晋炤从芙蓉酒楼里走了出来,正要上车,身后响起一道声音,“楚少爷。”

    楚晋炤回转身,客气点头,“萧老板。”

    萧虎慢步走了过来,意味不明的看着他,“当真要跟我抢吗?”

    楚晋炤笑的云淡风轻,“看来萧老板对我误会颇深,我之前已经解释过了,不是我跟你抢,是你跟我抢。”

    “可是这块地,明明是我先看中的,也是我最先下手的……”

    “确实,但您的定金一直没有到账,那块地的使用权就始终空悬着。而且我并没有私下里偷偷摸摸的找陈闵,今天是第一次,就碰见您了,还有那么多的商界同僚。所有的话都是当着您的面说的,所以,这块地我只能说,是我凭借正规手段拿到的,实在谈不上抢。”

    说完,楚晋炤就转身拉开了车门,作势要坐上去。

    萧虎在他身后道:“其实你不说,我也大概能猜到……是因为云君,对吗?”

    楚晋炤的动作一顿,没有说是,也没有说不是,坐进车内离开了。

    萧虎是个明白人,混迹商场这么多年,实在是想不明白都难。

    看来,想要拿回那块地,还要从聂云君的身上着手。

    想要搞定聂云君,第一件事就是要搞定他那个不争气的儿子萧决!

    萧虎摇头叹息,上了车也随后离开了。

    ——

    傍晚,楚晋炤的助理将晚餐送了过来。

    聂云君带着小至去了餐厅,打开餐盒,小至忽然高兴的拍手,指着餐盒里的红烧肉道:“肉,肉……”

    聂云君一呆,随即一喜,“小至,你会说肉了?”

    “不,不对,小至,你认得肉了?”

    这些年,小至的智力一直停留在五岁,原因是因为,在他五岁的时候淋了雨,发了一场高烧。之后就变得傻傻的了,不似之前那么灵动活泼。

    当时医生给出的诊断是,小至发烧烧坏了神经,这一辈子恢复智力的可能性,仅为百分之十。而他的智力,也会一直停留在五岁这个阶段,想要上升,很难了。

    当时的聂云君都绝望了,可她从来没有放弃过小至。

    因为小至怕人,不愿意跟人交流,所以她就尽可能的保护着他。他不愿意跟人交流,她就不强求他。

    可能就是因为她保护的太好了,所以才限制了小至的智力发育。

    直到这次遇上楚晋炤……

    他不仅会自己换台,还会笑了,会跟人对视,还会识物了。

    这对聂云君来说,是这十几年来,都不敢想象的事情。

    聂云君高兴坏了。

    人一高兴,就容易变得话多,聂云君就是这类人的典型。

    “小至,你终于有进步了,姐姐好开心……”

    “小至,等你好一点,姐姐一定带你离开聂家,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你……”

    “小至,多吃点。”

    “楚哥哥。”小至忽然开口,说了三个字。

    聂云君心里一时间五味杂陈,迎上小至期盼的眼神,她好像明白了什么。

    “你是在问楚哥哥什么时候回来吗?”

    小至点点头,虽然有些迟钝,但这是第一次,实实在在的回应聂云君的话。

    聂云君眼眸含泪,“你楚哥哥他去应酬了,很快就回来了。”

    小至抿抿唇,表情看上去几分落寞。

    聂云君忍不住摸摸他的头,“小至很喜欢楚哥哥吗?”

    “……”这回,小至没有再回应她,只是低着头,神情低落的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楚哥哥也很喜欢小至呢。”聂云君道:“你看楚哥哥对小至多好?陪小至打游戏,还做饭给小至吃,还教小至说话认物。”

    小至听着听着,忽然伸手握住了她的手,一双眸子里装着懵懂,“姐姐?”

    “嗯?”聂云君应了一声,直觉他有问题也要问自己。

    小至表达能力障碍,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想要他马上就能将自己的思路全都清楚的表达出来,实在不是一件可以急的来的事情。

    聂云君也不着急,握着小至的手,“小至不着急,慢慢想。”

    小至努力了好半天,却还是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最后大概是失望了,就垂下眸子不说话了。

    “小至乖,小至最棒,我们不着急,慢慢来。”

    吃了晚饭,聂云君怕小至闷,带着他出了门。

    这边都是别墅区,别墅都有单独的小院子。

    小至看见院子里的秋千,觉得很新奇,聂云君让他坐上去,她一下一下,轻轻的推他。

    秋千荡来荡去,小至起先明显是有点紧张和害怕的,但是他很快就适应了,双手抓着绳子,脸上的紧张也被欢笑所替代。

    聂云君也是前所未有的满足,恍惚还有种身处梦境的不真实感。

    让小至像个正常人一样,可以理解,可以说话,可以表达,可以笑,是她盼了多少年的梦想?如今终于实现了,她除了高兴,更多的是不真实。

    怕这一切都是个梦,也怕醒来,世界就全都变回了原来的样子。

    不知不觉间,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小至还坐在秋千上不肯下来,聂云君没办法,就坐在旁边的凳子上等他。

    玩了一会,小至也有些困了,坐在秋千上直打哈欠,这才跟着聂云君起身回屋。

    只是……

    站在门口,聂云君才发现,她出来的时候只记得关门,却忘了这门是会自动锁上的。

    她没有钥匙,也不知道这门的密码,就被关在外面了。

    小至哈欠连天,眼睛都开始迷瞪了。

    聂云君看着那门锁,想了想,输入了几个数字进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Copyright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原创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