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九章 真相

作者:叶凡唐若雪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我在异界当神壕异世之万界召唤系统闪婚盛欢诡秘之主伏天氏元尊牧神记大道朝天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一世豪婿叶凡最新章节!

    叶凡给黄三重他们治疗一番,然后又从南陵和中海武盟抽调子弟,壮大黄三重的执法堂。

    他简单叮嘱几句就放手让他和王诗媛去干。

    经过今晚一事,海港集团不会有任何阻力,雷千绝也不会使绊子。

    叶凡之所以不把雷千绝也废掉,一是暂时掌控不了诺大的天城武盟,他只能一步步削弱雷千绝的实力。

    二是雷千绝虽然为人嚣张跋扈,但没有足够证据让他下台,韩孝忠所为,顶多是用人失职。

    所以叶凡只能先拿下海港集团。

    有一个天城大本营,他才能更好调查雷千绝问题。

    叶凡叮嘱完黄三重他们后,就开车回了江景别墅休息。

    第二天早上,叶凡去江边修炼一番回来,刚要跟父母吃早餐就见到刘富贵跑了过来:

    “凡哥,门口来了一辆车,来了一个女人。”

    他补充一句:“她说她叫媚娘,是来向你告罪的。”

    叶凡淡淡一笑:“比我想象中快了一点。”

    沈碧琴好奇问道:“叶凡,什么媚娘啊?你可不能再招惹外面女人啊,若雪和红颜,我和你爸都头疼。”

    叶无九也点点头:“是啊,叶凡,贪鲜是人的本性,但人还有道德束缚,你不能乱来。”

    “爸妈,你们想多了。”

    叶凡晃悠悠喝碗一碗粥:“这个媚娘,就是我给你们找的沈家陷害证据,她叫桂姨。”

    “桂姨?”

    沈碧琴身躯一颤,手中汤匙当的落地,随后起身跑向了门外。

    叶凡和叶无九也跟了上去。

    很快,他们就在大门口见到了媚娘,直挺挺跪在一辆保时捷旁边,一动不敢动。

    相比昨晚的意气风发,媚娘今天要憔悴很多,眼眶也非常黑,显然一个晚上没睡觉。

    媚娘不知道叶凡昨晚去酒吧找自己何事,但知道自己招惹不起叶凡,就早早问到地址跑来门口负荆请罪。

    不然她担心自己活不过九点。

    沈碧琴完全认不出对方,只是看着媚娘试探问道:

    “你是桂芬?”

    听到桂芬两个字,媚娘脑袋轰的一片空白,身躯一颤下意识抬头,看到一张遥远却不陌生的面孔。

    “碧琴?”

    她脱口而出喊了一声,本能躲避目光,还想要起身走人。

    “你真是桂芬?”

    看到对方反应,还有熟悉的眼神,沈碧清一把拉住对方:“桂芬,你真是桂芬啊,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媚娘眼里掠过一抹羞愧,张张嘴巴不知道说什么。

    “媚娘,沈碧琴是我妈。”

    叶凡站在她面前:“我昨晚让人去夜色酒吧找你,就是想要问问你二十年前的秘方泄密一事。”

    “你起来跟我妈去大厅,有一说一,把当年事情给我妈说清楚。”

    “我妈为人宅心仁厚,事情过了二十年,不会再怨恨你了,她只是需要一个真相。”

    “不需要你捏造,但也不能隐瞒。”

    他语气带着一抹不容置疑。

    原来是这样。

    媚娘心里

    松了一口气,比起捡回一条性命,昔日的龌蹉事就不算什么了:

    “好,我说,我说。”

    “碧琴,我对不起你,当年不该利用你的信任盗窃秘方,让你被沈家他们驱赶出去。”

    “只是,我真不是有心偷你的,我被太姥姥设局欠下一笔高利贷,卖身都无法还清那笔钱。”

    “那些坏人跑到我家里逼债,还绑走了我的妹妹。”

    “我只能听从太姥姥的唆使,从你手里拍摄秘方,让你背上泄露之罪,转让全部股份滚出沈家。”

    她不敢面对沈碧琴目光:“我真不是人,辜负你的好你的信任,可我真没法子。”

    沈碧琴身子一晃,难于置信:“什么?是太姥姥唆使你的?”

    “没错。”

    媚娘一叹:“当时你父母车祸死了,沈家资产被你继承大半,这让太姥姥心里很不舒服也不安。”

    “特别是担心你一旦嫁人,家产就全变成外人的了。”

    “所以她要从你手里夺过去,但又不好明目张胆抢夺,只能玩下三滥手段。”

    “其实那份五级秘方,我根本就没有买卖,对外泄露十分之一,然后就交给了太姥姥。”

    “她事后给了我一百万,让我也滚出天城,可我不甘心离开,这里有我家人。”

    “于是我就去港城整容一番,然后回到天城继续打拼。”

    “这些年,我不断用美色赚钱,同时又用赚的钱再整容,最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我躲着太姥姥,太姥姥也不记得我这个小角色,这些年过得也算逍遥自在。”

    “只是有时候想起被赶出家门的你,我心里就有一丝愧疚”

    她把知道的东西全部说了出来,半点细节都没有隐瞒,最后更是直接给了自己几个耳光:

    “碧琴,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你。”

    她流出眼泪:“因为我的自私,让你苦了二十年。”

    “别这样”

    沈碧琴一把抓住媚娘的手,心里难受:“你说太姥姥唆使你,有没有证据?”

    叶无九一叹:“都过去二十年了,桂芬从哪里给你拿证据?”

    “证据,有”

    媚娘拿出了手机,翻了好一阵子,翻出一条录音苦笑:

    “二十年前,我找太姥姥要钱时留了一个心眼,用录音笔录下我跟她的对话。”

    “我当时有两个目的,一是希望太姥姥不要反悔一百万,一旦她反悔,我破罐子破摔砸出录音一拍两散。”

    “二是想着捏住太姥姥一个把柄,哪天一百万花完,又穷困潦倒了,就用录音要挟太姥姥再给我钱。”

    “二十年过去,一直没用到。”

    她把录音传给了沈碧琴:“现在你要真相,你拿去吧”

    沈碧琴没有打开录音,只是目光呆滞看着手机,显然真相让她难受。

    她一直以为是自己的失误,自己的错,结果却没想到是最亲最尊敬的长辈设局。

    她转身进门,黯然伤神。

    “其实还有一件事”

    媚娘神情犹豫看着叶凡,最终还是挤出一句:

    “当年沈碧琴父母的车祸,也很可能是太姥姥安排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