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五章 苟富贵勿相忘

作者:叶凡唐若雪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我在异界当神壕异世之万界召唤系统闪婚盛欢诡秘之主伏天氏元尊牧神记大道朝天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一世豪婿叶凡最新章节!

    “怎么这样帮我?

    不是让我早离开早解脱吗?”

    两个小时后,总裁办公室,唐若雪看着坐在自己位置的叶飞,冲了一杯咖啡递过去。

    “天唐公司就是一个泥潭,那些股东和董事就是吸血虫,你做的再多也会被他们吸走。”

    叶飞接过咖啡轻轻吹了一下:“只是我不想你灰头灰脸离开。”

    “你就是滚蛋,也要滚的昂首挺胸,他们后悔不已。”

    “当然,最重要的原因,那就是苟富贵勿相忘。”

    “我好了,也希望你能好。”

    金芝林开了,人脉有了,叶飞在中海算是有一席之地,剩下的,就是希望唐若雪也能熬过难关上位。

    感情已经淡然,但当年心中的承诺却没忘记,当日的饭食,他日富贵必相还。

    接下来的日子,他要让唐若雪成为天唐公司的真正实权总裁。

    唐若雪微微一怔,随后眼神温和:“算你有点良心。”

    “趁着这次筹码在手,好好清洗一遍公司,董事和股东动不了,但高管和员工可以换了。”

    叶飞轻声提醒一句:“多几个自己人,你未来工作也轻松。”

    “你也不要觉得便宜了董事和股东,好好喂食他们,让他们胃口变大,变贪婪,变疯狂。”

    叶飞眼里闪烁一抹炽热:“最后让他们完全离不开你。”

    “离不开我?”

    唐若雪白了叶飞一眼:“我恨不得他们全部滚蛋呢。”

    “唐门家主一看就不希望你爹这支壮大,所以一边让你忙碌卖命,一边把唐家废柴丢过来吸你们。”

    叶飞感慨唐平凡的算计:“这是一箭双雕。”

    唐若雪没有出声,显然早清楚族长想法,只是人为刀俎,无法抗拒。

    “你们要脱离,要活命,不能被他牵着鼻子走,只是你们现在也不够实力抗衡。”

    叶飞继续刚才话题:“所以应该想法子把唐家废柴变废为宝,最好能够变成自己一大助力。”

    “别看他们吊儿郎当,终究是唐家人,熟悉唐门运作,也知道里面门道。”

    “一旦让他们变成自己人,以后天唐公司不仅更好运转,你爹这一支还能赢取话语权。”

    “如此一来,将来你不仅能重回龙都,还能成为唐门核心人物。”

    叶飞给唐若雪设想着未来情景。

    他内心是希望唐若雪他们脱离唐门,但从唐若雪口中判断,除了死,估计唐平凡不会放过他们一家。

    “叶飞,你知道的太多了。”

    唐若雪微微眯起眼睛,走到叶飞身边开口:“你从哪里打听的?”

    “我现在层次比较高,听这些不难。”

    叶飞调笑着回道:“当然,我刚才只是建议,执行不执行看你自己。”

    唐若雪低头喝着咖啡没出声。

    “对了,我现在有点好奇,当初你爹上位失败,按道理,你大伯唐平凡应该赶尽杀绝才对。”

    叶飞靠在座椅上问出一句:“他怎么会留下你爹,还让他娶妻生子,活了这么多年呢?”

    唐若雪眼皮直跳,狠狠掐了叶飞一把,似乎怪他口无遮拦。

    “没事,我在门口装了一个摄像头,没有人在外面偷听。”

    叶飞一笑:“总裁办公室我也检查了一遍,捏爆三个窃听器后就没啥危险,咱们现在谈话很安全。”

    他张开自己手掌心,露出一堆电子元件。

    唐若雪见状大吃一惊,很是意外办公室有窃听器,同时庆幸自己没说什么,不然现在完蛋了。

    “当初我爹上位失败,损失几百亿,家族罪人,十三房人对我爹喊打喊杀。”

    “我爹也认定自己死定了,可就在这时,我爷爷唐风云突然心脏病发,抢救不及死了。”

    “我大伯唐平凡顺理成章做了族长和门主。”

    “他上位后没有杀我爹,反而把我爹放掉了,并给他一笔钱回中海。”

    “这看起来是我大伯心慈手软,为人宽厚,实质是他当时不敢再对我爹下手。”

    “云顶山的棺材,我爷爷的暴毙,都让无数人怀疑是我大伯干的,还让恒殿关注了此事。”

    “如果我爹再死了,肯定会被人说他弑父杀弟,也会让恒殿介入调查。”

    “再说了,我爹已落势,他也上位,杀不杀都影响不大,不如放他一条生路,博取兄弟情深名义。”

    “事实也证明,他放我爹只是担心舆论,在骨子里并没有给他生路。”

    “这些年,曾经跟随过我爹的人,一个接一个死去,死的无声无息,死的理所当然。”

    “如不是认识他们,我只会以为,他们是意外死去,或者重病、意外死去。”

    “时间淡化了云顶山事件,要杀的人也差不多杀完,我的价值也榨取完,屠刀自然悬挂我爹头上。”

    “落下来只是时间问题,问题在于怎么顺理成章落下来”“今日的逼宫,只是一个开胃菜”唐若雪一口气把心里秘密说了出来,整个人感觉前所未有的痛快,也算是第一次跟叶飞交心了。

    “其实我真的不明白,我爹都废成那样了,连我妈都斗不过,还过去多年,我大伯怎就不放心呢?”

    她眼里闪烁一抹茫然:“难道他还觉得,一个五十岁老头,还能东山再起?”

    想到父亲的畏畏缩缩,卑微的家庭地位,唐若雪自嘲着摇摇头。

    “只能说你大伯为人谨慎。”

    叶飞笑了笑:“死人,才是真正的废物。”

    “你这是咒我爹,如他知道,非跟你拼命不可。”

    唐若雪轻轻敲了叶飞脑袋一下:“你打了唐诗婧两巴掌,你要小心点,她会咬人的。”

    叶飞淡淡一笑:“我连江世豪都捏死了,还怕她一个唐诗婧?”

    “她是我们这一支房头唐熙凤的宝贝孙女。”

    唐若雪幽幽开口:“能力不强,但人脉不小,你还是不要大意。”

    他们本来是直系,云顶山事件后,被唐平凡编入第十三支,也是最弱一房,尊唐熙凤为房头。

    叶飞一叹:“唐门十三支,还真是家大业大啊。”

    他寻思,啥时自己也能有这么多子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