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底细

作者:萧舒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漂亮女警花唐慧敏念念不忘:旧爱情深丽人房客偏偏染尘埃封少夜深请关灯洛漫红尘不许温柔殇如妻在心武神狂飙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超脑太监最新章节!

    李澄空皱眉。

    反常,很反常!

    难不成这些孝陵卫都被自己吓住?

    这不应该,虽然这些孝陵卫都千金之子坐不垂堂,惜命得很,可被一个种菜太监吓住,那就太自以为是了。

    他好奇的继续在湖边溜达。

    又碰上了四拨,每一拨都无视他的存在,好像他就是一团空气。

    李澄空甚至有主动挑衅的冲动,想试探一下他们会有什么反应,可理智占上风,没乱来。

    他眼睛忽然一亮,露出笑容。

    暮色中走出三个青年。

    当头的是郑西风,另两个是当初周忘川的跟班。

    被他记在小本本上的三个人凑在一起说说笑笑,忽然看到了他,笑容一下僵住。

    三人脸色阴沉下来,死死瞪着李澄空,随时要扑过来一般。

    李澄空冲他们微笑,且挥挥手打招呼。

    “别理他!”郑西风发出两声冷笑,压低声音:“别惹这种亡命之徒!”

    李澄空扬声道:“三位好兴致,看来周忘川死了,并不影响诸位的心情啊。”

    “姓李的,你找死!”一个青年沉声喝道。

    李澄空笑眯眯的道:“难道说一句实话就是找死?”

    “你是故意杀死周大哥的!”那青年削瘦脸庞,身形也削瘦,却并不单薄。

    他仿佛一只豹子,宽大衣衫下蕴含着爆炸性的力量,仿佛随时要一跃腾空。

    李澄空左食指竖起来,慢慢摇三下:“错!错!错!我真不是故意的。”

    “虚伪!”

    “奸诈!”

    “该死!”

    三人冷哼。

    “骂得好!”李澄空微笑:“你们要替周望川报仇吧?别犹豫,一起上吧!”

    “哼!”三人冷笑,但也仅仅是冷笑,没有动作。

    他们都不傻,连周望海都没了消息不知死活,据说回来报仇被李澄空所杀,尸首被藏起来。

    他们心性阴毒,但没杀过人,面对这么一个狠角色,都心里暗暗发憷。

    但脸上当然不能表现出来,反而要表现得毫不畏惧,气愤填膺,免得被看成胆小。

    在孝陵卫,一旦被当成胆小之人,便被所有人看不起,虽然大家的胆子都小,偏偏都恨胆小。

    “你们呐,装腔作势,没一个真想报仇的,真替周忘川悲哀!”李澄空摇摇头,转身临走之际,给了郑西风一个眼神。

    一刻钟后,两人出现在不远处的树林里。

    暮色笼罩着树林,倦鸟们叽叽喳喳叫个不停。

    “什么事?!”郑西风一来到他近前,便不耐烦的发问,随时准备拔腿便走。

    李澄空从怀里掏出一张纸,递给他。

    郑西风迟疑一下,紧皱着眉头接过来。

    “看看。”李澄空示意。

    郑西风打开来,却是一张青年男子人脸画像,抬头看向李澄空:“这是干什么?”

    “这是谁?”李澄空道。

    郑西风摇摇头。

    李澄空摊开双掌。

    掌心处散发出两团鸽子蛋大小的柔光,在幽暗的树林里清晰可见。

    “二阳初动!”郑西风脱口叫道。

    李澄空收了柔光:“刚开始练紫阳神功,进境如何?”

    郑西风瞪着他,咬了咬牙。

    他现在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这家伙如此过份的条件,教里高层还是同意。

    如此惊人的资质,怪不得要破例。

    李澄空道:“认得他吗?”

    “贺长庚。”郑西风不情不愿的回答。

    这家伙资质惊人,但得罪了大罗掌宗,未必能蹦跶多久。

    可眼前来说,不宜得罪,且看他猖狂到几时!

    郑西风心里冷笑着。

    “贺长庚”李澄空摸着下颌。

    可惜他运气不好,没能像胡云石那般长出胡子,少了几分阳刚之气。

    这幅肖像画是他提取记忆,通过计算与推衍弄出来的。

    黑巾蒙着脸,但通过身形移动之际黑面巾的变化,可大致推衍其骨形,鼻子大小,颧骨高矮,下巴长短。

    他知道必有几分差别,可眉宇之间应该差不太多,如果是熟人,会觉得似曾相识。

    郑西风一眼认出来,那十有八九错不了。

    “是孝陵卫?”

    “嗯。”郑西风不情愿的回答。

    “新来的还是原来的?”

    “新来的吧。”郑西风神情敷衍,懒洋洋的、有气无力的回答。

    “知道他的详细来历吧?”

    “不知道!”郑西风不耐烦,没好气的。

    “那就查一查,弄清楚了,明天这个时候在这里见面。”

    “李澄空,”郑西风轻笑一声,斜眼看着他:“你虽然是六阳,可并没权指使我!”

    李澄空惋惜道:“郑西风,我以为你是一个聪明人,很识时务的,看来我看错人了。”

    “哼!”郑西风听出他话中威胁之意,心中暗沉,没好气的摆摆手:“好好好,给你查,给你查总行了吧!”

    李澄空满意的微笑:“明天见。”

    他身姿飘逸的出了树林,回到小院。

    第二天傍晚时分,他又来到树林,见到了郑西风。

    郑西风很不耐烦的说了这个贺长庚的消息。

    贺长庚,东南宣慰使司一位百户之子,曾在东南战场立过赫赫战功。

    李澄空道:“就这些?”

    郑西风不耐烦的道:“你还想知道什么?”

    李澄空道:“他武功是什么路数,师从何门?”

    “玄铁宗。”郑西风道。

    李澄空示意他继续说。

    郑西风哼道:“玄铁宗可是东南有名的大宗,不是寻常小宗小派。”

    “你的意思就是说,惹不得,是不是?”

    “你明白就好。”

    “他立过什么功?”

    郑西风露出笑容:“独身一人闯进敌营,斩杀一名百夫长。”

    李澄空抬头看看暮色深沉的天空。

    如此厉害人物,要小心再小心,别栽在他手上。

    他深吸一口气,甭管多难缠,都容不得自己逃避,想要龟缩起来安心练功,只能除掉这根刺,要不然,即使有哨卫也不得安宁。

    他沉声道:“他是什么境界?”

    “至少是四象境!”郑西风笑眯眯盯着李澄空的脸,想看到他细微的表情,慢慢说道:“我怀疑他藏了一手,有可能是化岳境!”

    李澄空沉吟:“化岳境”

    看来要改变计划了。

    拖一拖,拖上半个月就差不多了。

    武功越到后来,境界越难爬,可自己已经不是只练吐纳术的自己了。

    有昆仑玉壶诀保驾,有天隐心诀相辅,再有太素御星诀为基,还有紫阳神功为主,可以毫无顾忌的狂飙猛进。

    笑容爬上郑西风的脸庞,他笑眯眯看着李澄空。

    李澄空的小本本再给他记上一笔,淡淡道:“他平时与谁亲近?”

    “皇甫锋,也是东南宣慰使司的,两人是同门师兄,并肩在战场上厮杀,是过命的交情。”郑西风甚至有眉开眼笑的意味:“武功不逊色于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