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九百零五章 我最不喜欢的一段记忆

作者:夜小燃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我在异界当神壕异世之万界召唤系统闪婚盛欢诡秘之主伏天氏元尊牧神记大道朝天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迷糊娇妻:老公慢慢来!宁乔乔 郁少漠最新章节!

    郁少漠也没说什么,将她从腿上抱下来放在一旁沙发上,起身朝门口走去,伸手打开门。

    “郁先生,我来给您和小姐送食物。”站在门外的保镖恭敬地道。

    “麻烦你了。”

    郁少漠鹰眸凉凉地看了他一眼,转身朝里面走去。

    保镖顿时浑身一抖,妈妈呀,为什么他觉得刚才郁少漠的眼神那么......可怕?

    介于他们对危险敏锐的洞察力,保镖放下食物不敢多逗留,二话不说直接跑了。

    宁乔乔有些诧异地看了看门口,疑惑地看向郁少漠:“你把他怎么了?”

    郁少漠阴测测的冷笑了声,没有讲话。

    某求不满的男人很可怕。

    郁少漠吃饭的时候脸色一直不好看,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一双眼睛像是长在她身上似的,而且那个表情......仿佛他吃的不是食物,而是她。

    宁乔乔被他盯得心里发毛,眼神闪了闪,忽然想到什么,道:“对了,之前爸爸说让去君家帮忙的事,你是怎么想的?”

    郁少漠皱了皱眉,表情很平静:“没怎么想,过段时间再说吧。”

    过段时间......

    宁乔乔眼神闪了闪,皱起眉若有所思地道:“你是担心贺家那边会不高兴么?老实说我也有这种想法,凯恩上次和爸爸争郁幸的姓氏输了,最后离开的时候很不甘心,如果现在你又被爸爸弄到君家去,我估计凯恩会更生气了的,搞不好君家和贺家还会交恶,你现在暂时拖一拖也不失为一个办法......”

    最主要的是,如果郁少漠去了君家,她会觉得很辜负凯恩。

    毕竟凯恩对他们有救命之恩,虽然不是郁少漠的亲生父亲,但是对郁少漠确实没得说,要是将贺家弃之不顾,宁乔乔觉得很对不起他们。

    “我不是顾忌这些。”郁少漠道。

    宁乔乔一怔,疑惑地看着他:“那你是在顾忌什么?”

    郁少漠鹰眸淡淡地看着她,性感的薄唇微动:“不管是去君家还是去贺家,回去了就会很忙。”

    宁乔乔更疑惑了:“然后呢?”

    忙不是很正常的事么。

    “就没那么多时间和你在一起了。”

    郁少漠轻描淡写地道。

    宁乔乔愣住了。

    她没想到郁少漠竟然是因为这个原因不愿意现在回去......

    以前这男人就有这种毛病,因为她所以不爱管公司里的事,哪怕只是跟她一起吃饭睡觉看电视啥也不干。

    老实说,有时候宁乔乔真的有种郁少漠越来越和以前一样的感觉,只是除了他依然没有恢复的记忆,这男人很多时候都会给她一种和以前相似的熟悉感。

    吃完饭,宁乔乔拿着手机给贺寒熠打电话,简单说了一下他们和东澜赫达成协议的事。

    “你们竟然是去见东澜赫了,为什么你不告诉我?知不知道你去见他有多危险!”贺寒熠低沉的声音有些凌厉。

    他们出来的时候是瞒着其他人的,就连君无谦都不知道他们这次的真正目的,毕竟事情还没有谈成之前宁乔乔不想搞得那么大张旗鼓所有人都知道,毕竟这件事关系到君萝的伤,她不想万一没有谈成功,让大家失望。

    宁乔乔愣了下,她鲜少听贺寒熠用这样的语气和她说话,回过神笑了笑,道:“你不用担心,这次我们没什么事,东澜赫现在自身难保,已经没有余力对付我们了,说起来这次还是我们救了他一命,要不是为了君萝,我才不想救他。”

    “那你也不能掉以轻心,知不知道这样有多危险!”

    东澜家的形式发生变化是意料之外,她对危险没有足够的警惕性这才是让他不悦的原因。

    假设东澜家要伏击他们,假设这次的见面是陷阱......

    贺寒熠深深吸了口气,皱着眉揉着太阳穴,提醒自己这些都是假设,而她现在很好,没有出什么事......

    “好了好了,反正事情都已经有结果了,我们就不说这个了。”宁乔乔停了一下,道:“我打给你,是有一件重要的事需要你去做。”

    “什么事?”贺寒熠皱着眉道。

    “虽然我们和东澜赫说好了要换东澜家所有的医书,但是为了防止他们耍诈,需要你潜入东澜家抄一份所有医书的名目,我们的意思是趁东澜赫还没有回到东澜家,你先下手,免得他又出什么幺蛾子。”

    宁乔乔道。

    “可以,这件事我去。”贺寒熠道。

    宁乔乔皱了皱眉:“虽然你熟悉东澜家,但是还是要小心,记住了,一定是偷偷潜入进入,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要和他们交手,拿到名目就走,明白吗?”

    贺寒熠沉默了一会,声音低沉地道:“我知道了。”

    她大概没有意识到,她说话的语气很像还在东澜家的时候,她给他下达命令时说话的语气,而他已经很久没有听到她这样讲话了。

    贺寒熠一向心思缜密,身手也没得说,宁乔乔松了口气,道:“对了,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东澜赫已经对东澜家失去了控制,那些暗卫现在不知道听谁的命令,你也要小心他们。”

    “嗯,我知道了。”贺寒熠低沉的声音很淡:“你们什么时候回来?”

    回去......

    宁乔乔看了眼坐在身后不远处的男人,又不好意思说他不放她回君家,眼神闪了闪道:“我可能要和郁少漠一起去处理公司那边的事,不过你放心吧,等你和君萝结婚的时候我们肯定会回去的。”

    郁少漠坐在沙发上,因为她和别的男人打电话超过三分钟而不爽的眼神,在听到她最后一句话时,眸底忽然闪过一抹笑意。

    电话那边贺寒熠沉默了几秒,接着道:“好,那你们注意安全。”

    说完,他便挂了电话。

    宁乔乔那句‘你也是’还没来得及说出口,但是通话已经断了,只好将手机拿下来,转过身朝坐在沙发上的男人走去:“打完电话了,贺寒熠应该会马上启程去东澜家,那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不着急。”郁少漠大手拉住她的小手,让她在自己身边坐下,抬起她的下巴在她唇上印下一吻。

    宁乔乔愣了下,满脸通红的看着他:“你什么意思啊?”

    “这个吻是奖励你的。”

    “奖励我什么?”宁乔乔疑惑地道。

    “奖励你会说话。”郁少漠勾起唇注视着她。

    “啊?”宁乔乔一脸茫然。

    郁少漠也不解释,伸手捏了捏她的小脸,道:“现在轮到你来偿还之前欠我的了......”

    宁乔乔浑身一抖,顿时眼神恐惧地看着他。

    ......

    君时和君傲因为君家还有事情,处理完这里的事便回去了。

    郁少漠说是不着急回去,便带着宁乔乔在小镇住几天,因此小镇上的人手也没撤回去。

    这座小镇不大,也没什么特别的风景,不过倒是很安宁,虽然很普通却有一种平淡的生活气息。

    宁乔乔穿了一条牛仔七分裤,上半身穿着一件绿白相见的宽松t恤衫,将长发松松垮垮的编成一个斜辫,带着一顶太阳帽,一副十足的青春少女打扮。

    两人手牵着手走在小镇的街上,引起不少君家的保镖频频侧目,大家讨论的关注点都只有一个:小姐真的已经是一个孩子的母亲了吗?他们怎么觉得她和君萝小姐差不多大呢。

    宁乔乔走得累了,牵着郁少漠的手走到路边的一张长椅上坐下休息。

    郁少漠高大的身体靠在椅背上,两条长腿随意的支着,阳光落在他高高在上的俊脸上,浓密的睫毛在白皙的俊脸上投下一片阴影,他半闭上眼眸,俊脸微微扬起似乎在感受阳光落在脸上的温度,颤动的睫毛让人心尖痒痒的也跟着颤栗起来。

    “呵......”

    宁乔乔忽然笑出声。

    郁少漠睁开眼,偏过头朝她看过来:“你笑什么?”

    “我在笑以前啊。”宁乔乔转过头,勾着唇看着他,用唇形说了两个字:“小镇。”

    郁少漠刚才还放松的表情瞬间一变,俊脸阴沉了几分:“不准提!”

    她现在几乎不说他不知道的,那他知道的关于‘小镇’的事,就只剩下那一件了。

    宁乔乔愣了下,有些奇怪的看着他,凑过去道:“干嘛不准提啊,我又没有生你的气啊。”

    看着眼前这个镇子,她的确想到了他出事的那个小镇。

    郁少漠脸色很不好看:“不准提就是不准提!”

    宁乔乔莫名觉得他有点可爱,忽然想逗逗他,勾起唇眨巴着眼睛望着他:“可是这也是我们一起经历的一部分啊,说起来这还是你拥有的最早和我在一起的一段记忆呢,你干嘛这么排斥?”

    郁少漠皱起眉看了她一会,扭过头看向另一边:“因为这是我最不喜欢的一段记忆。”

    宁乔乔一怔,眼神闪了闪:“是因为当时你很疼吧,对不起啊,我不该说这一段的。”

    那时他出了车祸,受了那么严重的伤却没有得到很好的治疗,只能每天瘫痪在床,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理,那时的郁少漠应该都是觉得痛苦的。

    被男人握在掌心里的手忽然一紧,宁乔乔转过头,只见郁少漠紧紧注视着她,深暗的鹰眸里都是她的倒影:“我说不喜欢,是因为那段时间你来说是最痛苦的记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