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5章 绑她是要闹哪样!

作者:抓鱼吃啦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放任总裁太爱我怎么办都市奇门医圣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封少的掌上娇妻玩美狂兵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江晚晚季夜铭最新章节!

    季夜铭神色一凛,以极快的速度冲上楼。

    二楼的卧室中,窗户打开,白色的纱帘还在随风飘动,然而却空空如也,完全看不到江晚晚的身影。

    这时候沫沫和琛琛也哒哒哒的跑上了楼。

    “爹地,妈咪是肯定听到我们说话了,她肯定是被我们吓跑了。”

    季夜铭凝眉不语,他只是认真的检查着屋子里的环境。

    他们刚才就在楼下,江晚晚失踪却没听到任何的动静。

    而季夜铭当时全部的心思都在如何取悦那个女人身上,压根没有察觉到任何古怪的地方。。

    “妈咪没有理由逃走,她就算不想嫁给爹地,但她不是不负责任逃走的人。”

    琛琛笃定开口。

    季夜铭顺着敞开的窗台一路摸索,突然,手底下一阵锐利感传来。

    他低头,窗户边有被坚硬的物体磨损过的痕迹,随即,他眉头锁紧。

    “你们妈咪有危险了。”

    *

    好凉

    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拍打着她。

    江晚晚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在她朦胧的视线里,如眼,便是茫茫大海。

    她突然一惊,一下子坐了起来。

    江晚晚才发现极其让人惊恐的一幕。

    她现在正坐在一个小木筏上,而她的周围,都是茫茫的大海。

    “你醒了。”

    一道亦男亦女的声音传来。

    江晚晚抬头,她小木筏的最前方,还站着一个人。

    这个人,正是之前自称季夜铭手下的拓跋幻。

    “哦?你看到我似乎不怎么惊讶。”拓跋幻饶有兴趣的看着江晚晚。

    江晚晚原本是用手支撑着木筏,此时调整到一个舒服的姿态让自己坐好。

    “你机场试探我,无非是想知道我本身的能力如何。”

    之前拓跋幻和江晚晚在机场过招儿,她本能的就感觉不对劲,当时拓跋幻只是试探,并没有招招致命。

    只不过让江晚晚意外的是,拓跋幻竟然敢在季夜铭的眼皮子底下动手。

    “不错,你很聪明,身手也不错。”

    拓跋幻在木筏上悠然自得的走着,她如履平地,似乎周围不是茫茫惊涛一望无际的大海,只不过是她家的后花园。

    “但是你没有经过自小的严苛训练,所以在我面前,捏死你,就如同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江晚晚仔细的观察着拓跋幻,她可以清晰的感觉到眼前之人身上传来的杀气。

    不行,宝宝们还有某人还在等她,她一定要活着回去。

    她知道,恐怕拓跋幻把她抓到这里来,就没想到要让她活着回去。

    拓跋幻声音骤然变得尖利,听起来更加的恐怖。

    “你在想什么,别在我面前耍小聪明。”

    “既然这样,我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

    江晚晚勾唇一笑,眼眸流光溢彩,“你到底想要什么?”

    “哼。”

    拓跋幻冷哼一声,没再说话。

    “让我猜猜看,或许我还可以猜对。”

    江晚晚刚才唯一因为身处大海中的慌乱此时消失的无影无踪,“你甘愿冒这么大的风险,一定有十分诱惑你的东西。你既然可以把我绑来,说明你财力不菲,根本不是为了得利。而能让一个女人这样做的原因无非只有一个,你为了求情,或者说,一个人的感情。”

    听到了“情”这一字,虽说她的五官隐藏在面具后看不清表情,但明显可以感觉到她的身体震了震。

    江晚晚得知自己猜对了,无奈的叹口气。

    “我说大姐啊,你既然喜欢季夜铭,你绑他啊!你把我绑过来是要闹哪样!你觉得把我绑过来用来威胁他是很好的主意么,你这样做,只会让他觉得你手段过于残忍,心里就会对我更加的怜惜几分,对我的感情也会变深,你说你,辛辛苦苦忙活了这么一场,最后还是给他人做了嫁衣,何必呢额。”

    拓跋幻已经快速逼近,伸手掐住江晚晚的喉咙。

    “你再多说一句,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掐断你的喉咙。”

    在拓跋幻意料之外,江晚晚并未惊慌,她只是无奈地叹气。

    “唉”

    “怎么,你也知道死亡临近,害怕了?”

    拓跋幻冷冷的盯着江晚晚。

    “没有,我只是觉得可惜啊”

    “你可惜什么?”

    “我可惜啊,我就这样死掉了,就成了季夜铭心里的白月光,我的死恐怕会让他这辈子都笼罩上一层阴影,以后再也没办法接受别的女人,天天心里想着都是我,我可能死了,但还永远的活在他的心里,不给别的女人一丝一毫的机会。”

    “呵,你是不是把自己看的太重要了,以夜那样的男人,怎么可能为了一个女人到了如此的地步。”

    拓跋幻掐在江晚晚脖子上的手渐渐收紧。

    “他的性格,你还不了解么?如果你真的不那样认为,为什么你会这么想除掉我?”

    江晚晚清澈的眼睛,毫不避讳的同巴托换对视。

    拓跋幻正在不断收紧的手,终于停了下来。

    只是短暂的犹豫,拓跋幻已经松开了江晚晚的脖子。

    江晚晚只觉得身体一松,呼吸终于顺畅了起来。

    暗地里,她大口大口的呼吸了新鲜空气。

    “我现在突然不想杀你了,你说的很对,如果你现在死了,夜他不可能再接受别的女人。”

    拓跋幻背对着江晚晚,负手站立,“反正你现在已经处于我布下的天罗地网之中,你,无处可逃。”

    江晚晚心里咯噔一声,“你什么意思?”

    拓跋幻并未回答,她回头看了江晚晚一眼。

    “江晚晚,如果你命大的话,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说完,拓跋幻纵身一跃跳入海中。

    无边无际的大海之上,终于此时就剩下江晚晚一个人。

    她也终于可以松了一口气,至少现在,她的生命是安全的。

    此时已经到了黄昏,江晚晚抬头看了眼天色。

    天空中,大块大块的乌云正在聚集,如果不出意外,等会即将会有一场暴风雨。

    暴风雨,对于大海上漂流的她,是致命的存在。

    江晚晚的危机并没有解除,拓跋幻或许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是大自然的神秘力量。

    它可以让万物生长,也可以摧毁一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