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章 变成了凶手

作者:风油精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放任总裁太爱我怎么办都市奇门医圣虎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封少的掌上娇妻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豪门丑妻宠入怀最新章节!

    “你说的容易,可知我要付出多少?”杜若盈忍不住的生怒。

    老声笑了起来,听着更是怪异,“乖,若盈最有本事的,多窃取江家有用的信息,我的大事很快能成。”

    “我知道了。”杜若盈别扭的应道。

    “过年,我抽空来h市看你和咪咪。”老声突然不协调的变得柔和。

    “你说什么?”杜若盈惊讶,不太情愿。

    对头笑的很深,“我们老地方见面。”杜若盈咬住了唇,“我知道了。”

    “怎么,我的angel,不情愿见我吗?”

    信号器里的声音,带着挑逗的,又透着老成的严厉,让人一听能起了鸡皮。

    杜若盈嘴角抽了抽,刚想回答,突然的脚步声,她惶恐的一键关闭了信号器,不慎掉在了地上。

    “谁!”

    可信号器里的声音,还是尽数被进来的人听见了。

    杜若盈转过头,看到那张年迈却威严的脸时,惶恐的近乎哆嗦。

    “江,江老先生。”杜若盈发抖,眼神慌乱闪眨。

    “杜若盈。”

    “原来,这一切都是你在背后搞的鬼。”

    江敬鹤站立在门口,望着信号器,对她厉声一喝。

    杜若盈吓破了魂,她快速的扫过周边,眼神落在了书架的一处,晃过了狠毒。

    ――南湘跟着那位叫她拿蛋糕的女人,在楼层里兜兜转转走了好一会。

    在她起了强烈怀疑时,这名女人又掩耳盗铃的找了借口逃走。

    “南助理,我肚子有点痛,这里走过去就到冷藏室了,你先去,我上了厕所就来。”

    “钥匙你拿好。”

    将一把金属钥匙给南湘后,女人就没有了影踪。

    南湘在原地等了一会,不见这人回来。

    她感觉到不对,前方,根本没有所谓的厨房和冷藏室,她极有可能被人计算了。

    没有继续向前,开始往回走。

    她拨打了电话给江湛,江夜宸接了起来。“在哪?”

    “夜宸,你和小湛在一起吗?”南湘不安的问。

    “嗯,我刚到年会上,你人呢?马上要切蛋糕了,我去找你。”江夜宸语气没有什么变化,温和地。

    “蛋糕已经有人送过去了吗?”南湘更加感觉是一场阴谋。

    “嗯,等爸换了衣服就开始祝寿了,你在哪里?”江夜宸不厌其烦又问了一遍。

    “不用了,我马上就过来。”

    “好。”

    南湘走进了电梯,点下了通往大厅的一楼按键,看着楼层一楼一楼的下去,心跳的很快。

    当电梯门打开,她快步走进了年会的现场,一切一如寻常。

    看到父子俩一起,站在耀眼处,江夜宸举着酒杯,和威廉先生洽谈时。她的心跳才一点点的恢复了正常。

    江夜宸看到了南湘,他的左手放进定制西服口袋,握住口袋里的盒子,薄唇抿了一个微笑。

    “大家看,总裁在看总裁夫人。”

    “真的。”

    远远,有员工望着对望的两人,忍不住的激动。

    不看脸,他们的衣着,气质,无疑一对世间绝配的璧人。

    江湛站在江夜宸的脚旁,朝南湘张望。

    刚才剽窃闹的不愉快,都被压了下去。

    所有人,看着他们一家人。

    忽视了南湘的不完美,一双双眼睛,期待,向往,羡慕!

    南湘紧张的抓住了裙边,走过去,好像就能得到她毕生的幸福。

    “还不过来,给威廉先生敬杯酒。”

    江夜宸开口,示意她过去。

    威廉先生见过南湘一面,对她印象不错,用加拿大语对江夜宸说,“这位姑娘很灵气,佩戴的”凤凰冠“女神,应该也像她这般的灵气。”

    只有江夜宸听到了,他嘴角的笑更甚,回复了威廉先生一句话。

    这句话,别人同样都没有听见。威廉先生在听到后,露出了很欣赏的笑容。

    “嗯。”南湘看良好的气氛,她配合的扬起笑,朝着前面走过去。

    她的眼,看到了食品台上几米高的蛋糕,那蛋糕早已放在那了。

    突然,她的眼皮一下一下的的跳。

    就在她走到江夜宸身侧,与男人并肩,江夜宸开口要介绍南湘的身份时。

    突然,一个人匆匆闯入人们视线,再次打破了年会的宁静。

    “长德,怎么回事?慌慌张张,太失态。”

    在和合作方喝酒,等待切蛋糕的廖佩妍。看到自己培养的管家长德,冒失的跑进来,非常不悦的开口训斥。她培养的人,再大的风浪,都该是站的最稳的一个。

    “少,少爷,夫人。老爷,老爷出事了。”长德上气不接下气,眼里还有泪花,从来没有这么的失态过。

    “在休息间的办公室,已经叫了救护车。你们,快去看看吧。”

    南湘的手一点点垂下去,从长德进入视线开始,一种莫名的恐惧感,密密麻麻席遍了全身。

    “你说什么,敬鹤他?”廖佩妍手里的酒杯掉在了地上,眼前一黑。

    旁边的人都连忙去搀扶,“夫人,江夫人!”

    “夜宸。”南湘看向了身侧的江夜宸,男人的脸色果然一片黑沉。

    他顾不上南湘,迈开腿,已经迅速的朝着长德口中的地方走去。

    年会显然不可能再继续下去,所有人安静了。

    董事会和重要合作方的人跟在江夜宸身后,一同前去。

    萧丽走过来,牵过江湛的手,对南湘道,“太太,你过去吧,小少爷我来看着。”

    “好。”南湘点点头,跟着人群,快速朝着休息间走去。

    休息间的门敞开着,门外飞溅着一些夹血的碎片。

    往前走半米,江敬鹤安详的躺在血泊中。地上一个砸碎的花瓶,很明显的凶器。

    江夜宸第一个走入房间,看到倒地的父亲,面色可想而知的寒意深重。

    其余人都站在外面,南湘也站在了门口,她想走进去。

    一个缩在门边的女忍看到南湘,看到鬼一般的吼起来。

    “她,是她!她做的,她好狠!”

    这个女人是廖佩妍侄女廖元媛,她在十几分钟前,路过休息间,目睹了从里面逃窜出的凶手。

    因为害怕,她吓软在了门口,一直被人安抚着。

    此刻看到南湘,她突然叫喊后退。

    这种看到凶手才有的表现,瞬间令所有人惊骇的望着南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